雪兔♥爱情公寓

欢迎来到,雪兔♥爱情公寓
(前百日雪兔聚集地)
感谢您的光临

【百日雪兔/Day4】护短

非常可爱!
他们一家都特别可爱!

纸月亮的愿望:

@百日雪兔集聚地
〔逃 布拉金斯基父女护短番外篇〕


有些匆忙 低质量预警
后面有时间会改!!( ´∵`)
请 请食用……只要别吐了就行


“……尤莉亚,吃晚饭了,”门被轻轻叩响,熟悉的声音带着温柔和一点不易察觉的小心翼翼。
隆起的被子动了动,探出一个乱糟糟的脑袋来。
露出脸的少女眼眶通红,半干的泪痕附着在本该英气的脸上,一条细细的疤微微发红,原本漂亮的银发也乱七八糟地翘着,双唇紧紧抿着,紫红色的双眸未散去的水汽里包裹着委屈和伤心。
“……我不饿,你们先吃吧。”说着又一下缩回被子里,传来闷闷的低泣声。
伊万拧起了眉,和上楼的银发男人对视一眼。基尔伯特做口型:“——怎么样?”
伊万摇摇头,紫眸忧虑地看着女儿紧闭的房门和上面的牌子——“当你看到这一面,千万别进来!本姑娘现在很郁闷”——下面还用黑色记号笔粗粗地画了一个皱着脸大哭的小人。这一面已经很久没被翻过来了,他记得上次看到这一面,还是他的大女儿因为准备养的小奶狗突然发烧死了,她难过地嚎啕大哭,连着好几天都红着眼眶,让他心疼得马上又去买了一只小金毛,尤莉亚的情绪才慢慢好起来。
那年她八岁,如今她已经十五岁了。
但不管他的女儿多大,都是他捧在掌心里的至宝,每掉一滴眼泪都让他心疼。
基尔伯特敲敲门,平和地说:“尤莉亚,我们聊聊好吗?”
“……我没事。”
“你的鼻音本大爷真的很想装听不到,但无奈它都穿过墙壁在本大爷面前叫嚣了,”基尔伯特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声音却轻松随意,“好啦,能发生什么值得你哭成这样的事,跟我们讲讲?”
“……门没锁。”
基尔伯特和伊万这才推开门,然后看到尤莉亚已经从被子里爬出来了,正盘腿坐在床上,有些不好意思似的拿纸巾擦着脸。伊万看着她红肿的眼眶,皱着眉有些焦灼,一连串地问:“谁欺负你了?男的女的?Alpha 还是Beta?有没有做什么伤害你的事?”
“没……我只是……”尤莉亚低下头,基尔伯特坐在床沿,伸手梳理着她的长发,“……失恋了,大概。”
基尔伯特手一顿,挑了下眉。而伊万手指关节很不妙地一响。
“……那小子没对你做什么吧?”
“那肯定的!本姑娘又不傻……”尤莉亚嘟囔着,撒娇似的靠在了基尔伯特的肩上,有点不敢看自家爸爸的眼神,“谁敢动本姑娘一根手指头!”
“本大爷看你挺傻的,”基尔伯特毫不客气,戳了戳她的脑门,“为一个蠢货白白浪费那么多眼泪。是Alpha?”
“其实!其实他只是、他以前……”说着声音弱了下去,尤莉亚咬着嘴唇,眼前又模糊了,“……不是这样的。”
基尔伯特抬眼看了自己快要燃烧起来的丈夫,红眸一睁——“出去!”
满怀心疼和愤怒的伊万也瞪大了紫眸,用眼神激烈地抗议——“不!我要知道这个该死的臭小子是谁!”
基尔伯特挫了挫牙,继续进行丰富的眼神交流——“让你知道就要出大事了——出去吃饭!”
和自己夫人互相瞪了好一会眼,伊万一如既往地妥协了——他憋屈地转身向外走去,意外地看见了小女儿伫立在房间门口。
安娅表情阴沉地看着背对着她的尤莉亚,少女银发披散在微微颤抖的肩头,单薄的背影蜷缩着靠在基尔伯特肩上,让人十分心疼。
伊万看到安娅看了自己一眼,心领会神地跟上去。
“……姐姐被那个男的劈腿了,”安娅坐在客厅的沙发里,一张柔美的面容挂满寒霜,和尤莉亚一样的紫红色双眸里是掩盖不住的恼火和阴沉,“他为了一个Omega抛弃了姐姐……竟然还敢说那样过分的话,他是活得太舒坦了吧。”
“他对尤莉亚说了什么?”伊万坐在小女儿旁边,紫眸里阴冷的意味翻涌。
“不知道,但听说——”安娅看了一眼楼上半掩的房门,原本甜软的声音泛出冷意,“——他嘲笑姐姐的性别,还有脸。”
伊万猛地攥紧了拳,指节细微地作响。
不可原谅。
这四个字不约而同地浮现在了这对父女的脑海。
“……年轻人,应该多给他提点一下。”半响,伊万突然笑了笑,只是紫眸里没有一点笑意。
“该给他点教训。”安娅站起来理了理裙摆,平静地点点头。
‘……那可是我都舍不得让她伤心半分的人,你竟然让她这样流泪。’
‘……你怎么敢。’


“……然后,他就很不耐烦地说了——”尤莉亚平静了许多,带着些自嘲的笑意,依恋地蜷缩在基尔伯特怀里,“——说我脸上带着疤还以为自己多漂亮,也不是什么香甜又柔弱的Omega,让我有点自知之明。”
“然后呢?你不会没反击吧?”基尔伯特像小时候一样抱着她,感觉蛰伏多年的火气隐隐地往上窜。
“怎么可能——本姑娘当即甩了他一耳光,然后很帅气地扭头就走!好多人很佩服地看着本姑娘呢!”尤莉亚有点小得意地说,然后又心虚地把声音压低,“……我是到家才开始哭的,之前在学校一路上都忍着。”
基尔伯特哼了一声,将手臂收紧,带着点无奈地把女孩环抱住,怜爱地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
“以后还会不会被所谓的爱情冲昏头脑了?”基尔伯特虽然心疼尤莉亚初恋受挫,但却并没有伊万那么如临大敌——起码她不会,嗯,重蹈她爸妈的覆辙吧,大概。
唉,爱情。
“不会了……”尤莉亚把负能吐完,感觉排毒一样舒服不少,略有些垂头丧气地说:“……要是能找到像爸爸喜欢妈妈那样喜欢本姑娘的人该多好……”
“会找到……咳,本大爷才不稀罕这头蠢熊!”
“嗯哼——差点就信了呢——”
“你这家伙——得意起来了?看本大爷怎么教训你!”
“哎——别挠——哈哈哈妈我错了错了——安娅——爸爸——救命啊啊啊——”
然后出现的父女俩加入了这场小打小闹的混战,又凑在一起说了好些那个即将倒大霉的Alpha小子的坏话——当然,尤莉亚并不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她写作宽宏大量实则完全失去兴趣地放过了他,却不知道自己的爸爸和妹妹却并不打算就此揭过。
夜里,尤莉亚精疲力尽地睡着了,梦话还在嘟囔着还在感叹失恋真是个力气活,正好不放心路过的布拉金斯基先生深以为然地点头赞同,把毯子给她盖好。
“……你不会真打算去收拾那个小子吧?”基尔伯特斜倚在床头打游戏,余光瞟着伊万的表情。
“为什么这么说?”伊万一顿,随即笑眯眯地看向身侧慵懒的银发男人。
“因为你的表情看上去像回到了本大爷怀孕的时候的样子,”基尔伯特哼了一声,利落地搓了个必杀,“还是五六个月的时候,简而言之就是想杀人。”
“哎~怎么可能,那个时候我可高兴了好嘛,基尔一定记错了~”伊万的笑容裂了一瞬,立刻倒在基尔伯特身上,不顾银发男人“我靠你干什么本大爷要死了要死了啊卧槽死了”的惊呼,在拳头落下来之前吻住了对方带着薄怒的双唇。
良久,基尔伯特赶在信息素雌伏之前把自己扯开,恼羞成怒地狠狠搓了搓潮红的脸,故意凶巴巴地晃了晃伊万的衣领:
“别想混过去!”
伊万赶紧举手投降。表示为了夫人可以背叛组织,坦白一切。
“本大爷这关差点就过了都怪你!去帮本大爷打!”
伊万默默捡起游戏机。竟然是因为这个吗。
“还有,尤莉亚的事……”听到游戏里掉血的音效基尔伯特忍不住“啧”了一声,“就是个性格恶劣的毛头小子,她都不在意了,你也别想太多。”
伊万垂眸盯着屏幕,不做声。抿得紧紧的唇暴露了他的不满和恼怒。
基尔伯特想了想,干脆一挥手:“算了,你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吧,反正那小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但是!”看到瞬间抬头眼神惊喜的自家Alpha,基尔伯特把每个字眼咬得重重的,“别闹过头了!毕竟还是个臭小鬼,你个混社会的别把人家搞残了,吃点苦头差不多就得了。”
“保证见好就收。”伊万认真点头,一脸正气凛然,紫眸里恶劣的情绪却一闪而过,基尔伯特看得连连摇头。
算了,其实自己也很气,打残就打残了吧,大不了赔点医药费。某知名企业家夫人如是想到,然后夺回游戏机,继续征服世界。
打断腿还是打断手呢?唉,不能太过火,只能叫几个手下把他套麻袋把他踹一顿了。某知名企业家抱着自家夫人,委委屈屈地如是想到。
没记错的话这个人好像还申请了奖学金?明天到学校就跟罗莎打个招呼说他品行不端正,然后再把他之前被两个女友同时大街上泼咖啡的照片在学校论坛上爆料……躺在隔壁房间的某著名高校的优等生如是想到,心情终于开始回升。
……总觉得,突然有些同情那个混蛋……为什么呢……呼……处在风暴中心而不自知的,布拉金斯基家的大女儿,在睡梦里哼唧了一下,继续沉浸在暴打前男友的梦里。
真的是,爽啊。
某……著名的布拉金斯基一家,如是想到。


几天后,因为性别歧视而甩了全校有名的体育全能女神的某男,惊恐地发现自己一夜之间仿佛得罪了整个世界——不仅上学路上被堵、车胎被扎、奖学金申请失败、被爆了丢死人的黑历史,昔日对自己还算和蔼的柯克兰老师突然找茬,而且刚泡到手的,香香软软的小男友还无比坚定地,在操场上甩了他——
“像你这种人,活该尤莉亚甩你!之前我真是瞎了眼!”
明明是我甩她!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可看着小男友潇洒离去的背影,某男终于感受到,自己惹到了什么不该惹的人。
可惜为时已晚,只能咬牙硬熬了。
所以说,别随便伤哪个女孩的心,因为你永远不知道,她背后是不是一个宠她如公主的,大企业家族。
尤其是,那家人,还极其护短。


_〔逃 布拉金斯基父女护短番外篇〕End_


没 没赶上——【捶地
这里是因为考试忙晕了头而把文拖到了零点后的羞愧的纸望
匆忙有些低质量 见谅!后面有时间会修改的!
依旧是 逃 的番外 这次清奇的脑洞我也不知道从哪来的 大概是觉得露熊和安娅看到因为 其他男人 而伤心的尤莉亚勃然大怒的很有趣吧( ´∵`)

评论
热度 ( 8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