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雪兔集聚地

欢迎来到,百日雪兔聚集地
感谢您的光临

【百日雪兔/Day5】新生〔逃 弟弟番外篇〕

非常有爱的一家!期待明天呢!

纸月亮的愿望:


@百日雪兔集聚地


“所以说,你怀上了?”
基尔伯特点点头,弗朗西斯半响才把茶杯放回托盘里。
不为其他,只因这场景,太有即视感了。
“……基尔,你要记住,哥哥永远是你的哥们,只要你开口,哥哥我立刻帮你逃到……”
“弗朗,”基尔伯特正色,“你怕不是傻了吧。”
“一点幽默感也没有,哥哥我……”
“行了行了,知道了,”基尔伯特懒懒地挥挥手,“不过伊万确实还不知道。”
“为什么?难道!这个孩子不是他……”
“要本大爷给你洗洗脑子吗?”
“你能不能别老打断哥哥我优雅的发言啊!”


其实,最先发现异常的不是本人,而是安娅。
“……妈妈,”安娅拨弄着自己盘子里的蔬菜,犹豫地开口,“你是不是……生病了?”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妈妈以前从来……嗯……”安娅斟酌着,纠结着不知道该怎么说,“……不在早餐吃这么多。”
“是吗?可能最近运动量比较大,胃口比较好吧哈哈!”基尔伯特笑了两下,起身去给自己拿第五根培根和第六块面包,又顺了一个水果。安娅默默咬了一口煎蛋——可妈妈你最近根本没怎么出门哪里来的运动量啊?别仗着爸爸出差没人管你就这么怠惰好嘛!
不过爸爸这次出差真的好久……安娅有点小郁闷地将餐盘送到厨房。已经将近一个月了,虽然爸爸经常打电话和视频,但她们两个还是天天追问着什么时候他才能回来。
“……很快了哦,这边的会一开完,爸爸就立刻回去哦。”伊万表情无奈,“尤莉亚要注意不要不吃蔬菜水果,我都看见你额头上的红点了……遮也没用!安娅别吃太多冰淇淋,回家我要是发现冰柜里少了太多我就让你一整个夏天不准吃冰淇淋……现在是冬天!一天一根也不行!”
“还有就是多照顾妈妈,最近听你们说妈妈吃得很多,又很爱睡觉?嗯……”伊万的声音犹豫了下,显然也不知道什么情况,“好奇怪,基尔从来不睡懒觉的啊……妈妈有说不舒服吗?那应该没什么事,尤莉亚偶尔拉着妈妈出去跑跑步,别让妈妈变胖咯。”
“那就先这么说,我会尽量早点回家,快睡吧,晚安~”
“嘀——嘟——嘟——”
“……爸爸好啰嗦啊……”尤莉亚把头埋进枕头里,声音变得闷闷的,“还有本姑娘怎么把妈妈拉起来跑步啊!本姑娘早上有训练五点就起床了把妈妈喊醒会被打死的吧!”
“……嗯……其实我在想啊……”安娅趴在姐姐身边,表情踌躇,耳尖泛着红,似乎有些难以启齿。见状尤莉亚主动凑过去,把耳朵贴到她唇边,了。
夜色朦胧,窗帘半掩,柔和的小夜灯下,两个少女很清浅的信息素缠绕在一起,氛围温馨亲密。
“……其实我觉得,妈妈的信息素,好像有点变了……”


基尔伯特感觉自己有点不对劲,是在伊万出差一个多月之后。
本来以为吃得多只是暂时的,结果庞大的食欲并没有消退,反而越来越有发展的趋势。在一次吃掉三人份量的晚餐后,他终于开始担忧。
……这样下去会不会长胖?一想到自己修长的身材膨胀成在电视上看到的那种日本相扑手那样,基尔伯特一阵恶寒。就算到时候伊万不嫌弃他,他也会先嫌弃死自己的。
决定了!明天和尤莉亚一起起来跑步!
下定决心,和女儿打过招呼,订好五点的闹钟,基尔伯特斗志昂扬地躺倒在床上。
身旁的枕头上还有一丝尚未散去的信息素的味道,闭上眼,仿佛那个人就躺在他身侧,呼吸平缓。基尔伯特睫毛震颤了一下,犹豫片刻,最后把枕头扯过来压在上面,心里沉淀出一点安全感。
可能是自己的Alpha离开的时间有点长,体内深处总有隐隐的不安躁动着神经,让他总有些心神不宁。连带着那块曾经狠狠咬伤的腺体,似乎都在蠢蠢欲动,带着那些愈合了的伤口像是要把他拉回那段腥风血雨的时光。
赶紧回来吧,蠢熊。基尔伯特迷迷糊糊地想。
要不然本大爷都快想出病了。
结果,第二天,被女儿叫醒的基尔伯特生不如死,把昨晚上的雄心壮志忘得一干二净,反口表示自己誓死不离开床,最终尤莉亚只好作罢,任休息天的基尔伯特睡到日上三竿。
如此又颓废地过了几天,基尔伯特也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暴食症什么的时候,来自安娅的一点小提示突然让他幡然醒悟。
“妈妈,嗯……其实你最近……”
“……其实你最近的信息素好像有点……变化?”
“妈妈,你是不是……内分泌出了什么问题?”
不。不是的。
傻女孩,你妈自从三十以后就无比注重饮食作息,早睡早起,从不挑食,又不像你俩。好好的内分泌不会出什么幺蛾子问题的。
真相,只有一个。
基尔伯特深呼吸一口气,表情凝重,全身紧绷到眼皮有点不自在微颤。
准备好了吗,基尔伯特 贝什米特。
没有。
那也不管了,一、二、三!翻————
猛地把手里的验孕纸翻过来,看到上面清晰的——
两道杠。
砰。基尔伯特脑海里有一声巨大的枪响,他感觉自己腹部中了一枪,低头一看小腹是熟悉而陌生的高高隆起,又惊又怒地抬头,看见伊万举着手枪,有些顽皮地对他眨眨眼,甜软的声音似乎遥远而兴高采烈——
“尤莉亚和安娅很想要个弟弟哦,基尔!”
基尔伯特把验孕纸恶狠狠地甩进洗手池,盯着它被水冲得东倒西歪——
然后他心情复杂地按了按自己的小腹。
来都来了。他叹口气。
好吧,小家伙,既然你选择了本大爷做你妈妈。
本大爷不会让你失望。


“……就这样?”弗朗西斯挑了下眉,视线落在他休闲服下尚还看不出端倪的修长身材,“尤莉亚和安娅没说什么?”
“没,她们也大了,本大爷也问了她们的意见,”基尔伯特眯了眯眼,“她们很震惊,然后让本大爷……生个弟弟。”
“……哈哈哈哈……”弗朗西斯哑然失笑。该说不愧是这两个人的孩子吗,想法跟普通人不太一样。
“伊万这周就回来,干脆就等他回来再告诉他吧。”基尔伯特狭促地笑了笑,“给他一个惊喜。”
真是……一个大惊喜。弗朗西斯默默将温凉的红茶饮尽,小小地同情了一下即将被惊吓过度的布拉金斯基先生。


伊万关上门,扔下行李箱和公文包,难言疲惫和兴奋地往客厅走去。
终于到家了。无比恋家的布拉金斯基先生第一件事就是去和一个多月不见的夫人女儿们亲密接触一下。尤莉亚和安娅正在看电视,看到他的身影,尤莉亚激动地从沙发上弹起来,一个箭步冲上去,伊万恰到好处地张开手臂,正好把女儿拥入怀里。
安娅则看上去表情有些怪异,像是又兴奋又纠结又期待又紧张,那张白皙的小脸简直快装不下这么多情绪了。
片刻,尤莉亚也好像回过神来,含含糊糊地回答着他的问题,眼神却充满暗示地往茶几上瞄。
伊万满腹疑惑,走近一看,是一张折叠起来的简笔画,上面画着一个凶巴巴的小人,看起来像是基尔自己,正捂着肚子跳着脚,而另一边,画的是自己,正拿着手枪瞄准着基尔的肚子。
这是什么意思?伊万更摸不着头脑了。将折叠的纸打开,一条验孕试纸粘在里面。
清晰的双杠。
旁边又画了一个简笔小基尔,指着试纸大张着嘴,红色的对话框里写着:
“看你干的好事!”
然后伊万懵了。
然后他冲上了楼梯。
然后他冲进房间。撞到了头。
然后他捂着额头冲到了床前。
最后猛地刹车在基尔伯特面前。
基尔伯特原本沉睡着,在他靠近的一瞬间颤抖了一下,Omega的身体感受到了那席卷而来的、急切的,熟悉的,属于他的Alpha的信息素,好像飞鱼落回温暖的海潮,让他舒适到想喟叹。
他睁开眼睛。
平静的炙红碰撞上激烈的冷紫。
伊万手微微颤抖地举起那张纸,艰难地挤出几个字:
“……不是玩笑?”
“……他应该快两个月了。”
还带着一丝没睡醒的慵懒和倦怠,但他的脸上已经出现了那种熟悉的光芒。
温柔的,期待的,孕育着生命的光芒。
热切而激动的吻落下来了,海洋波澜起伏,用无声的巨浪表达庞大而剧烈的情绪,飞鱼在浪尖上游弋飞驰,被推上最高的天空。
“……我何其有幸。”
伊万的声音有一点哽咽的沙哑。
“……不用客气,”基尔伯特反手揉了揉他的发顶,声音低沉,“……本大爷也是。”
两只手掌交叠在一起覆在平坦的小腹上,平和的信息素始终环绕着,那颗小小的种子在温暖的宫室里缓慢地,安静地生长着。


次年一月,布拉金斯基家的三子,尼古拉斯出世。
“弟弟是Omega呢。”
小小的男婴躺在摇篮里,兀自睡得香甜,褪去红皱的小脸白嫩粉润,十分惹人怜爱。
安娅和尤莉亚一人一边扒在摇篮两侧,着迷一样看个不停。
小儿子的名字照旧是基尔伯特取的,或者说,是腓特烈取的。
“据说老爹以前想给本大爷起这个名字的,”基尔伯特躺在床上,眉宇间有些疲倦,但精神不错,“他每次想起这个名字都要和本大爷念叨一回,说要是有了小孩一定要取这个名字。”
“哎~为什么?”伊万将熨烫的补汤用勺子慢慢搅着,眼神专注柔和地看着银发男人。
“大概……是因为很帅吧。”
“是吗?哈哈……”


……谢谢你选择了我,谢谢她们,和他选择了你,和我。
你们,是我的新生。


_〔逃 弟弟番外篇〕End_


纸望吐魂
咳咳……【逃】的所有番外 到这里 应该是结束了……终于结束了啊 从2016到2018 真是又臭又长 他们的生活还在继续 只是我不会在刻意为这里已经很幸福的他们执笔了吧
啊啊啊依旧在考试的纸望每天只有到晚上才有空码字(ノ ○ Д ○)ノ绝望 每天码完就倒头昏睡 欢迎小伙伴来捉虫_(:з」∠)_
明天就是纸望的最后一篇啦 也是二月的最后一天 明天结束纸望就要差不多和大家说再见了 挺尸到高考结束再诈尸ヘ(;´Д`ヘ)
希望食用愉快www

评论
热度 ( 8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