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雪兔集聚地

欢迎来到,百日雪兔聚集地
感谢您的光临

【白日雪兔/Day10】非典型性人鱼伴侣

哈哈哈哈哈哈哈可爱!
小雨的异色特别可爱啊!

千羽cynosure:

异色雪兔,人类上将露x人鱼普


所谓送上门来的老婆说的就是尼可拉斯x


一个鸡同鸭讲的故事,全程吐槽的傻白甜流水账,后续看我有没有时间精力爆肝x


 @百日雪兔集聚地 拉低组织水平十分抱歉【捂脸大哭






 


       英雄救美的故事总是那么千篇一律的烂俗,维克多·布拉金斯基上将在人生的二十四年间不知经历过多少次这样的烂俗故事。当然,身为一个年轻有为的贵族军官,他自然是救美的那个英雄。虽然这些本来应该是喜闻乐见的爱情故事到了最后因为英雄本人糟糕的性格都没有什么好结局,不过这并不妨碍美人们因为他那与性格完全成反比的长相和良好的家室而前仆后继地一见钟情,最后被无情的拍死在沙滩上不是?


 


       这样残忍地伤害美人心是会遭到报应的——王国的外交官王耀先生如斯翻白眼地说道。终于有一天,我们伟大的国王陛下公然在会议上笑咪咪地问他亲爱的上将大人是否需要御医来治疗一下他的生理问题时,被维克多无情的拒绝并反讽回去后,一脸温(xiong)软(can)地表达了他的遗憾:“唉维卡什,你这样真是太糟糕了,人总是要有点童心比较好。这样吧,我给你一个任务,你去找只人鱼回来吧,正好当休个假。”


 


       这跟见鬼的童心一点关系都没有好么!还有找人鱼是什么鬼!维克多上将试图用表情表达自己的不满与愤怒,却忘记了自己天生的生理限制——作为一个面瘫,真的很难让人从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上分辨出与平常不尽相同的愤怒。


 


       于是,国王陛下就这么理所当然地将他表达愤怒的死鱼眼(?)视作为迫不及待地想要执行任务的坚定眼神,维克多·布拉金斯基上将就这么被发配出了海。


 


       黑发青年坐在书桌前看着从渔民们口中所得来的关于人鱼的消息——或者该说是传说。他揉着突突直跳的太阳穴,船只在海面上伴随着波浪摇摇晃晃让他只觉得整个人都不太好,几欲想吐。维克多·晕船到石乐志·不差钱·布拉金斯基上将发誓,等上了岸后,他一定要把这条该死的船拖上岸烧掉。


 


       之后他们便愉快地遭遇了海盗,最奇葩的是这群海盗像是集体石乐志或者是瞎了眼一样的冲着维克多的船直直地冲了过去。军舰在海面上随着破涛汹涌的海浪颠簸起伏着,维克多胃里的酸液也在兴高采烈地随着一起翻腾雀跃,最后他便不负众望众望所归(?)地吐了出来。


 


       ……他妈的,他一定要干死那群没眼睛的混账。维克多面无表情地从胸前的口袋里抽出一面手帕,以某种优雅的贵族姿态擦了擦嘴,将其扔在地上。然后毫不贵族地抢过身边副官的长刀,眼神狰狞地抬脚踢在了某个冲上军舰的可怜海盗的脸,顺势踏上围栏跳到对面的海盗船上。很不巧的是,这次他踏上了海盗头子的脸。


 


       维克多表示对此毫不负责也不打算道歉并且觉得自己心情好了一些。但海盗们一个个都沸腾了起来——尼玛我们海盗不要面子的么!踩了我们老大的脸居然这么嚣张,不要以为你长得帅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啊!


 


       于是双方就愉快地开打了,维克多心情舒爽的收获了不少人头。别误会,他可不是变态杀人狂,他只是心情不好在发泄而已,在一阵乒乒乓乓刀枪交锋中他就听到了一个很奇怪的声音。说奇怪因为这个声音是出现直接出现在他的脑海里的,也就是说,只有他一个人听得见。


 


       我一定是疯了,维克多一边想着一边顺着声音的指引溜到了海盗船的船长室。打开门,他愣住了。


 


       人身,鱼尾……卧槽这个世界上居然真的有人鱼。意外完成了任务的维克多上将心情复杂,他紧紧握着手中的刀一步一步挪到那座巨大的玻璃鱼缸前。这时他才发现,这只人鱼原来还是名男性。


 


       见鬼,人鱼还有男性的吗?那为什么还要把水手拖到水里交配,男的和男的又不能生。而且女人鱼为什么不和男人鱼内部消化,反而来祸害岸上的人?是不是在海底待久了脑子也进水了?


 


       维克多在心底默默吐槽着,脸上却是一派波澜不惊。他皱着眉头仔细观察水缸里的珍稀保护动物,那只人鱼歪头眨了眨眼睛,向他伸出手掌轻轻地盖在鱼缸壁上。维克多看着对方满是希冀的水蓝色眼睛,鬼使神差般地也抬起手按在了鱼缸壁上。两人的手掌隔着冰冷的玻璃贴合着,人鱼的嘴角勾起了一丝愉悦的弧度。当他示意维克多捂住耳朵时,维克多照办了,他正在内心唾弃自己居然乖乖听了一个陌生人(鱼)的话时,人鱼放声尖叫起来——维克多可以发誓自己脑袋都要跟着玻璃一起碎掉了,他甚至可以初步判定自己有了轻微的脑震荡。


 


       但这不是最糟糕的,海水从甲板断裂的的缝隙处涌了进来。而那只人鱼却完全没有罪魁祸首的自觉,他像一个祈求年长者拥抱的孩子一样张开了双臂,那双比起北冰洋满是冰川覆盖的海水还要清澈幽蓝眼睛满是孩童式的无辜——就是那种“我不知道这一切是为什么发生的但这一定不是我的错”的天真神情,这让维克多觉得心累又头痛,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上辈子是不是毁灭了世界。


 


     “你自己不是会游泳吗?等会沉船了你就可以爱去哪去哪了,我不会把你带上岸的。”虽是这么说着,他还是弯下腰将人鱼抱了起来。入手的重量很轻,好似羽毛一般,无形之中减轻了维克多的负担。人鱼柔软的双臂环绕着他的脖子,湿滑冰冷的触感让维克多不禁打了个寒颤,那人鱼似乎察觉到了这一点,乖巧地放下手揪紧了维克多的胸口的衣料。维克多觉得自己的心情莫名愉快了一些,但海水涌进来的速度可没有因为他的心情变好而变慢。维克多的趟着过膝的水,抵抗着强力的水压缓慢挪动着,脚下的木板断裂尖叫的声音让他不敢大步走动。尤其是巨浪的拍伏产生的失重感让他的胃里沉甸甸的,几乎想要吐出来。但他没有这个机会了,在忍不住再次他吐出来之前,脚下的木板彻底宣告罢工——啪咔一声,就那么断了。

       完了,维克多内心一阵绝望,早知道有一天要出海他当初一定会好好学习游泳,现在好了,除了下沉以外他只能高歌一曲凉凉。

       所以说人在生死关头潜力无限不是针对所有人,布拉金斯基上完全忘记了怀中还有一只海洋霸主级别存在的珍惜保护动物。人鱼淡金色的发丝在水中散开,水蓝色的眼睛在黑暗中发着幽幽的光,他近乎是冷酷地看着维克多为了进行一些无用的挣扎而松开了拥抱着他的手。 他有些不高兴地鼓了鼓脸颊,银蓝色的尾巴也随着烦躁的心情大幅度拍打着,但给他闹脾气的时间不长。他看着黑发青年的眼神逐渐趋于迷茫,手脚挣扎的动作也变小了不少,这才反应过来似的冲过去搂住黑发青年。维克多最后的记忆,便是嘴唇上传来的柔软触感。


 






       维克多是被吵醒的,被人鱼的尖叫吵醒的,这导致他起身的时候嘴里一刻不停地在骂脏话。他从没感觉如此狼狈过,尤其在他发现自己是被扒光的状态下,上帝保佑他还穿着一条内裤。口腔里混杂着一股腥甜酸涩的气息,更让他整个人都不好了。但对上那双清澈又无辜的蔚蓝色眼睛时,他那一口准备已久的脏话就那么被硬生生的吞了下去。他叹了口气,准备问问对方自己昏迷后发生的事情,却被对方的一句话气了个半死:“你们岸上的人类都是这么弱的吗?”


 


       也许是注意到维克多的表情有些不妙,那只不知死活的生物还特地用他那干净优美的嗓音解释了一下他这么认为的原因:“你都没挣扎超过一分钟就沉底了,以往那些海上的水手在有人鱼拖着的情况下也可以坚持三分钟的。”


 


     “对了,我是尼可拉斯,尼可拉斯·贝什米特,从此以后就是你的伴侣了,请多关照。”人鱼,现在该说是尼可拉斯,他向维克多面无表情的羞涩微笑——别问维克多是怎么看出来的,这可能就是同为面瘫的直觉(?)。鱼尾上银蓝色的鳞片微微翕动着,将映射其上的阳光挑动着,如同水波一样潋滟。维克多第一次发现眼前的这只人鱼确实很美,如同传说一般纯净而诱惑人心,比起水手心目中妖魔化的形象相比更像一只精灵——如果忽略他的话的话。维克多一下子就蒙了:“伴侣?什么时候?”


 


      “你在溺水昏迷的时候——嗯,你们大概是这么形容的吧,我给你吃了我胸口的鳞片还有我的眼泪,你现在已经是不老不死的存在了。对了,你还可以在水中呼吸还可以和水中动物对话,以后就不用担心淹死了。”尼可拉斯回答的样子太过理所当然,维克多一时居然愣住了,当他反应过来时他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你给我吃了你的鳞片和眼泪?”


 


     “对啊,”尼可拉斯疑惑地皱起了眉头,他不太明白为什么他的伴侣反应会如此激烈,“我嚼碎了给你喂下去的,哦,我还给你喂了我捉来的红王蟹。”


 


     “我不是问这个。”维克多觉得头疼,他深刻的认识到了自己这是在鸡同鸭讲,“我是说,不老不死是怎么回事?”


 


     “哦这个啊,”尼可拉斯有些不好意思的缩了缩肩膀,“人鱼胸口的鳞片可以使他们选定的伴侣成为和人鱼一样不老不死的存在因而相伴,人鱼的眼泪可以让他们的伴侣在水中呼吸以及与水中生物对话……你想反悔也没用了,而且你吃了我献给你的猎物,也算是同意了成为我的伴侣。”


 


     “……你这是强买强卖,我当时没有意识好么。”维克多看着一旁抿着嘴偷偷观察他的尼可拉斯,只觉得无比心累,“你到底看上我什么了?我改还不成?”


 


       人鱼老老实实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他认真的解释着,“我们是按照本能来选定伴侣的……你救了我,而且你身上的气息很舒服……我能吃你的心脏吗?”


 


     “不能。”维克多果断拒绝了身边这只凶残的依照本能行事的生物,他毫不怀疑自己一旦同意这家伙是真的会掏出自己的心脏,“还有吃心脏是什么鬼?!”


 


       尼可拉斯有些失望的低下了头,手有些不安的抓着自己的尾巴上的鳞片,维克多看着暗暗有些心疼(那些漂亮的鳞片),拉住了对方自虐的手。他叹了口气,认真的望向那双满是希冀的眼睛,上帝啊维克多觉得自己要被愧疚感杀死了:“虽然很抱歉,但我要说,我要回陆地上去。”


 


      “那我和你一起去,我的鱼尾是可以变成人的双腿的,虽然我不会走路。”人鱼似乎有些高兴,“而且你那么弱,陆地上很危险,我多救你几次你会更喜欢我的,到时候你就会心甘情愿把心脏给我啦。对了,这是防水信号弹吗?”


 


       维克多要被这只生物神奇的脑回路折服了,他叹了口气,觉得自己出海的这一个月来起码老了三十岁。他深知自己说服不了这只固执的人鱼,只能暂时妥协,他相信自己的身份足以保护好这只人鱼,只要对方不要太过闹事。


 


     “是的,”他接过金色的密封圆筒,心底默默计算着救援赶来的时间,“这段时间我们暂时好好相处吧。”



评论
热度 ( 6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