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兔♥爱情公寓

欢迎来到,雪兔♥爱情公寓
(前百日雪兔聚集地)
感谢您的光临

【百日雪兔/Day23】Tell Me(露普)

神一般的修补bug的方法哈哈哈哈哈哈哈

Cruz:

副标题:论小基尔到底是怎麽买来那堆消夜的


前篇走这:够了没




☇请以性/骚/扰系列文背景代入


☇微米英


☇我百日的文可以随意转载不用过问,转出LOF请记得附上作者名即可,谢谢。




给百日雪兔的3/17第二篇文♥


 @百日雪兔集聚地 




伊凡听着耳边传来电话断线的声响,他面无表情的看着手机屏幕上已经自动跳回主画面,手机壁纸还是自己趁着基尔伯特睡梦中时偷偷拍下的可爱睡颜。他轻叹口气,对于亚瑟那样虚张声势的挑衅说没有一点情绪波动是不可能的,但倒也不会只因这样的行为而大动肝火。毕竟他自从接手自家企业之后,早学会如何不动声色的将情绪全掩盖在那张不过份疏离也不显亲近的笑容裡。




他将手机搁置在沙发上,单手撑着下巴看着桌面上满满的婚礼行程。打从邀请卡的款式这等小事开始他与基尔伯特就不断的陷在要吵不吵的诡异气氛裡。




举例来说,伊凡觉得邀请卡可以随一点让厂商去设计就行,但基尔伯特表示亚瑟他们的婚礼可是由亚瑟亲自去设计出一款优雅高贵气质的玫瑰样式,那麽他觉得自己也该试着去画出一隻兼具帅气与可爱的肥啾出来才行。伊凡点头同意了,虽说这会让基尔伯特本来就够忙碌的日程又多了项莫须有的任务而不能好好陪伴自己,但心上人瞪着那双闪烁着整片星空的眼瞳望着自己,他又怎麽能说出一句不呢?




再举例来说,伊凡觉得礼服的款式就挑适合两人的白色西装与白色婚纱,但基尔伯特先是揍了伊凡一拳后表示亚瑟他们的婚礼可是两个人都穿裤装的,凭什麽倒了他这就得穿上那身看上去就繁杂得要命的婚纱。伊凡犹豫了会后点头同意了,不过他还是出言笑问了句”小基尔怎麽这麽识趣的知道婚纱是准备给你的呢?”然后被基尔伯特抡起拳头追得满屋子跑。




再再举例来说,伊凡觉得婚礼的场地还是选择在国外比较好,最好挑间气势磅礡的教堂,还得要有最漂亮的花窗玻璃才行。他要在阳光明媚的日子裡,看着透过五彩缤纷的暖阳折射而出的虹光懒洋洋洒落在基尔伯特身上,然后笑着将对方拥入怀中并在神祇面前诉说着那永不改变的誓言,那该有多美。但基尔伯特表示不妥,亚瑟说了───




亚瑟。


亚瑟亚瑟亚瑟亚瑟,都是亚瑟!




终于受不了一再从基尔伯特口中听到他人名字的伊凡沉着脸拿起手机拨了通电话,言简意赅的让厂商自行设计邀请卡,并让助理去婚纱店面挑几套白西装以及白婚纱过来,最后再要求对方在德国挑间教堂,速度要快,他决定把婚礼直接定在下周举行。




基尔伯特呆愣的看着对方如此独裁的行为,气得连话都不想讲了,起身抓着车钥匙跟手机就甩门离去。被独留下来的伊凡半举着手想喊句你去哪儿,但眼看门扉被甩得只差没出现裂痕,他立刻觉得自己刚才的行为的确幼稚过头了。




颓丧的收回手臂,伊凡默默打了个电话给亚瑟,让他替自己照顾基尔伯特一宿。




但事后想想又觉得不太对,自己为什麽要在第一时间要求那个害自己跟基尔伯特吵架的罪魁祸首照顾自己的恋人?怎麽想也应该找那个自家好邻居的罗维诺帮忙照顾才对啊!




被自己一时错误的决定给搞得仰天长歎却无法纾缓内心情绪,伊凡拿起电话想再试着与亚瑟连络,却不料全是关机的语音提示。透过关係找出了亚瑟自宅的家电,打了两三通电话也不见人接起。他瞪着手机,觉得亚瑟这人肯定是被阿尔弗雷德那个蠢蛋传染了,怎麽闹起事来这麽幼稚!




抓起车钥匙准备在基尔伯特抵达亚瑟家前将人逮回来,而这时伊凡才发觉自己手裡的车钥匙并不是自己常开的那台轿车的,而是那台自己买来送给基尔伯特的红色保时捷。这车的颜色是伊凡一眼便看中的,鲜豔如血的色调跟他心裡某人的眼瞳简直如出一辙。基尔伯特收下车钥匙时还抱怨着自己其实并不喜欢这样张扬的车款,但伊凡从对方眼裡无法掩饰的光芒还是能分辨这人心底还是挺中意这车的颜色的。




而落在车钥匙旁的是属于基尔伯特低点而显得平凡的纯黑色钱包。伊凡看着心裡又叹了口气,他的恋人啊,在公事上总是精明得令他人不禁也跟着绷紧神经,只怕一不小心耽搁了贝什米特秘书的行程。可在私底下的基尔伯特却又是这样丢三落四,总是大喇喇不拘小节的人。一扫他在人前的严谨能干,在伊凡面前的基尔伯特总像个孩子似的需要他人看照着。




将车子从车库中驶出,伊凡打开自己那辆黑色轿车上的定位,看着代表着基尔伯特的那个小点正往市中心的方向开去。




「这傻子,」伊凡又叹了口气,要是叹气真能减少寿命,只怕基尔伯特早已成了杀人凶手。「连钱包都没带还想着要干嘛了?」




等伊凡跟随着那个小点抵达市中心在深夜依旧热闹的街道上,他将车子停妥下车走进人烟不见减少的街内,不一会儿便看见正满脸尴尬站在串烧摊贩前的基尔伯特。




可想而知的是那人绝对忘了自己身上没钱却又傻呼呼的点了一堆东西,结帐时才发觉自己基本上拿不出任何东西是可以实质支付的。伊凡本想上前帮忙,但顾虑到基尔伯特不晓得是不是还生着气,他选择站在基尔伯特身后一小段距离,先按兵不动。








摊贩老闆很是无奈,他就只是个做小本生意的,见过的大场面不多,但这种说没钱却又点了一堆串烧的人倒是见过不少。




「这位小哥,你到底要不要给钱?再不给钱是想骗吃骗喝吗?」


「不是,我真的……」基尔伯特也很无奈,他就只是想着能跟亚瑟久违的聚聚而开心过头买了堆东西,但他忘了自己身上身无分文,买了东西却付不了钱的窘境他也还真是第一次体验到了。「呃、老闆你等等,我东西先不拿,我晚点儿拿钱回来给你再领好吗?」


摊贩老闆冷笑了声:「你这种技俩我见多了,不行,现在就给钱!」


这边基尔伯特也很着急,饶是他平时再怎麽冷静聪明好了,终究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不是,我没有要逃跑的意思,就只是想回去拿个钱而已。」


「不行,快给钱!」摊贩老闆耐心也用尽了,摊着油腻腻的手就往基尔伯特面前伸去:「再不给我就报/警了啊!」




伊凡就一直站在基尔伯特身后听着两人的对话,不免先心疼下自己自家那个蠢恋人被凶得委屈又憋屈的模样,又觉得也是该让基尔伯特学着在这些日常生活的小事上多留点心了。他就像是个捨不得孩子摔了想抱在怀裡走一辈子,却又想放手让孩子自个儿磕磕绊绊摔出一片天的傻爸爸似的。




伊凡走上前从皮夹裡拿出几张红票子放到了摊贩老闆手上,他低下头轻轻靠在基尔伯特耳边说道:「回头就让你乖乖喊我声爸爸。」




基尔伯特错愕的看着那个留下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转身就走的男人,那背影就是化成灰他也认得出是伊凡。但他就不明白对方是怎麽找到自己的,又是为什麽只留下一句让人摸不着头绪的话就走,而最不懂的是他既然都追出来了,说几句话把人哄回家也不会吗?!




接过摊贩老闆找回来的钱,眼看还有好几张纸币,基尔伯特气愤的又把小摊贩上的串烧点了一轮。既然揍不到人出气那就拿你的钱出气!




等他提着大包小包走回车上时,基尔伯特看着对方正倚在属于自己的那辆红色保时捷车门旁,月色之下看上去还挺帅。摇摇头将那点小心动甩出脑海,基尔伯特正眼也不给对方,将食物都丢进副驾驶座之后自顾自把车子往亚瑟家的方向开去。




一路上基尔伯特都能从后照镜内看到伊凡缓缓跟随着自己的行为,他皱起了眉头,心想对方该不会是还在生气吧,这种沉默不语的跟随还真有种诡异的恐怖。




直到将车子停在亚瑟社区大门前,他让警/卫帮忙联络过亚瑟后便准备将车子往前开,不过警/卫却先一步喊住正要将车窗关上的基尔伯特:「请问,后面那辆车也是琼斯先生的朋友吗?」


基尔伯特看了眼后方的保时捷,咧开嘴笑答:「不是,他不是亚瑟的朋友。」








伊凡脸色凝重的看着警/卫一连打了好几个电话过去却都没能连络上亚瑟,大抵上能猜想到亚瑟这次八成也把家电的线路给拔了。




原本替基尔伯特解决了没钱的窘境后他想着能在几句安抚之下把人直接带回家,却不料基尔伯特连个眼神也不愿给,挺着背打开车门,丝毫不带犹豫的就驾车离去。无奈之馀他只能跟在黑色轿车后,一路跟着来到了亚瑟住宅。




可现下的情况有些尴尬,住宅区的出入管的挺严,没有住户的应允基本不太可能让人进入。亚瑟那边的态度是硬要跟自己作对了,伊凡现在是进不去也不想就这样离开。不管怎麽说,这场闹剧也该落幕了吧,他今晚就是要把基尔伯特按在自家那张大床上睡才甘愿!




「请你等等。」伊凡朝着警/卫礼貌性的说道,他拿起手机拨出了除公事外基本上不会使用到的那隻号码,等对方带着不确定的嗓音从电话那头响起时,伊凡笑的冷冽又愤怒:「琼斯,你知道你家那位柯克兰先生今晚都做了些什麽吗?」




等他拿着手机逼迫警/卫与阿尔弗雷德通话过后,终于得以在警/卫妥协之下一起前往亚瑟的住户。一整晚都因为亚瑟而忙得像个傻子的伊凡看到对方那满脸的无奈后,抿着嘴角想表示自己才是更应该无奈的那人好吗。




推开挡在门前的亚瑟,伊凡方踏入便瞧见基尔伯特裸着上身从浴室出来的模样。可他甚至没能来得及说上一句话,基尔伯特便风一般的从自己身旁跑过,往身后弯着腰一脸想吐的亚瑟那裡跑去。他转过身子,满脸犹如被被雷电噼过一般,黑得可怕。




「别误会、我们没──」


「我没误会。」伊凡打断亚瑟未完的话,他心裡自然知道两隻受不可能会有什麽,但他就是不爽基尔伯特在自己耳边叨念了一整天亚瑟之后,还要在自己面前对亚瑟投怀送抱的表现。「我知道你们不可能有什麽,但这不表示我能忍受你刻意的挑衅。」




说着他便将基尔伯特半托半扯的待釐了亚瑟家,将车门关的气势万钧的,伊凡眼角瞥见基尔伯特随着那声声响而一颤的肩膀后,顿时间什麽却又脾气都没了,只剩下满满的懊悔与心疼。懊悔着自己这番举动肯定是让基尔伯特以为自己还在生气了,又心疼着莫名被吓得只能看着窗外的那人,透过车窗的重影都能看见那双眼裡的委屈。




伊凡心底无声叹气,要是能有个叹气次数的世界纪录,那麽他肯定会是那个纪录保持者的,甚至他都想好了在得奖感言时一定得好好谢谢自家恋人才行。




但在考虑这些无聊事之前,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他看向基尔伯特摆明不愿意先开口的举动,伊凡刻意叹了声气,在对方闻声转过脸来的同时开口询问:「想告诉我答案了吗?关于你的初恋对象是谁这件事。」




全告诉我吧,我亲爱的你,将一切我所不知道的、我所不曾参与的,那些只属于基尔伯特的过往毫不保留的全告诉我吧。可别再让我从他人口中听到那些我所不知道的你了啊,我可是会吃醋的。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露:叫爸爸。


普:啊?


露:叫我爸爸。


普:…你被气傻了?


露:我没有,而且比起我你才傻呢,快点叫我爸爸。


普:(冷哼)论年纪似乎我才是年长的那方吧,你叫我爸爸还差不多。


露:(甜笑)来,我们床上讨论。


普:诶?






真的END了。




写完之后发现了一个天大的BUG哈哈哈哈


为了赔罪给大家写了下小基尔到底为什麽能买那一大堆东西过去虐待亚瑟




由伊凡亲自执笔的热卖新书:【把人日到叫爸爸一百招】


现正激/情热销中!库存不多请各位读者赶紧上网购买!




短篇走這→戳我


長篇走這→戳我



评论
热度 ( 44 )
  1. 妫潞Cruz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雪兔♥爱情公寓
    神一般的修补bug的方法哈哈哈哈哈哈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