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雪兔集聚地

欢迎来到,百日雪兔聚集地
感谢您的光临

【百日雪兔/雪兔组】大小姐的逃亡生涯

这篇东西总算是出来了

妫潞:

和cruz大的连文。


 @百日雪兔集聚地 


1.ooc和文笔清奇


2.新鲜出炉,肝好痛.......


没有拖到四月份!开心!!!


可是……


扳机还没有扣下去。


伊万转过头去,看到的是基尔伯特鲜红的瞳孔也望向他,神情很是茫然。


可是血已经溅到了他们俩的脸上,天气并不暖和,那不仅仅沾在他们脸上,还模糊了高级皮革沙发的温热的粘稠液体提醒着他们一个可怕的事实。


那个人……死了。


就那么死了。


还什么都没有问。娜塔莎和费里到底被关在了哪里?而这一切又是为了什么?


谜题还有解开,迷宫的线被人剪断。


回不去了啊。


房间里已经涌进了许许多多的巴莫勒家族的杀手,气氛有些凝重。很多人看到的,就是基尔伯特用手枪抵着首领那已经瘫软了的尸体。他们眼神相互交错,心里不知道盘算着什么。


咚咚,咚咚。时间不等人。


基尔伯特朝着不知道哪个方向开了一枪,大家也都反应过来,纷纷抬起手枪,扣下扳机。子弹从四面八方飞了过来。


伊万被基尔伯特一把拉住,还没有任何反应就让基尔伯特拽了过去。躲在首领尸体所坐的奶白色的皮沙发后面。


“基尔?”伊万看着基尔伯特等着他说出计划。他一定有办法,伊万有这个把握。


“听我说伊万,接下来我们必须救出娜塔莉亚和费里西安诺。否则我们是没办法安心逃跑的。所以,我们要找到那个老家伙关押他们的地方。我的想法是我去吸引火力,你趁机去找。”


外面是枪林弹雨,沙发后面也没见得有多平静。伊万左手拿着基尔伯特给的,原本藏在沙发下的AK,右手的手枪不断地还击。


“不行!这样你会死的!”伊万拦住基尔伯特。


“没什么是不危险的,但是这是最佳选项。那些小子大多都跟过我一段时间,下手什么都总会犹豫一点。你就不一样了知道吗。”基尔伯特的表情平静的可怕,混沌的赤色。


“可是……”


“没什么可是。你早点找到我们早点脱身。”基尔伯特低下头,手拂过他的刘海,轻轻吻过伊万的额头。没等伊万拉住他的袖子让他回来,基尔伯特已经拿起AK走出去了。


该死!伊万从沙发后面翻过去,泄愤一般把那个老不死的尸体拎起来挡在前面。在前面的书桌上翻找着。


原本排列整齐的纸张一下子撒在了地上。


财产整理报告?不是。


枪火收购?不是。


不是,不是,都不是!


在哪里,在哪里。


身后是子弹和弹匣乒乒乓乓地响。


伊万感觉到背后一凉。一个黑影附过来。


“突突突突——”这个地方对基尔伯特来说没有来过一百次也有八十次了。他顺利找到一个可以依靠掩护的角落。唯一不好的就是距离门还是有一点距离。要不是楼层有点高,他本觉得跳下去是个好选项。


不过依着老爷子对他的了解,下面怕是有重兵把守吧。


弹壳跳到脚下,充足的沙发枪械储备库给了基尔伯特突围的勇气。但是不是横冲直撞,最后死在枪下。


谨慎,对他们而言和勇敢一样重要。


前面,背面,差一点就要射穿的墙壁。


确认了子弹的数量,基尔伯特已经做好会死亡的准备。可是看到伊万朝自己挥挥手,发出他们约定好的,他以为再也看不到的暗号的时候,还是由衷地高兴和放松。


去他的阵亡。


扛起冲锋枪就跳了出去,冲着门口一颗手榴弹过去。


火药味,血腥味还有烧焦的气息混杂在一起。地上全都是尸体,横七竖八的摆放在地上。而两个罪魁祸首却已经不见了踪影。


啧。增援的领头人看了一眼,转身离开了。


“痛痛痛痛痛痛痛!!!”


“现在知道痛了吧。叫你逞英雄。”伊万白了他一眼。


“反正顺利逃出来啦,你就不要向老妈子一样叨叨个不停了行吗?嘶——”听到这句话,伊万给基尔伯特包扎的手不自觉地加重力道。


“还好没有留子弹在体内,否则以现在的卫生条件我真的不敢给你取子弹。”绑了个蝴蝶结,伊万轻轻放下基尔伯特的手臂,“没有别的地方受伤了吧。”


基尔伯特点点头。


阴暗潮湿的环境让人不自觉想到下水道什么之类的地方,不过这里是基尔伯特以前的秘密基地,除了路德维希之外也没几个人知道。是个离家近但是也不容易被发现的地方。作为暂时藏身的地点再好不过了。


“话说回来,你是怎么找到地址的?”基尔伯特挥了挥手臂,看上去没有什么问题。


“老实说,我到现在都觉得不可思议。甚至怀疑是个假情报。”伊万从西装内衬拿出那张汗津津的纸条,把它递给基尔伯特。“那个人朝着这张纸条周围打。而且,怎么说,引诱的目的非常明显,还帮我挡住别人视线让我有机会捡起来。”


基尔伯特看了一眼纸条,没有说话。


“基尔?”


“他大概长什么样?”基尔伯特把纸条撕碎了,碎片洒在水里。白色的纸屑慢慢被染上灰色,最后沉没。


“金色卷发,斜刘海。左耳有个银制耳环,好像是鹰的形状。”老实说伊万也没有看得太过仔细。但是他总觉得好像见过。


“勃兰……那就没关系。”基尔伯特叹了口气。


也是,这个时候也只有他才会冒着危险帮助他。虽然他们因为信念的不同早就没有什么联系了。但是勃兰还是勃兰。


变化的只有我罢了。


“咦?基尔不会真的有别的情人?”伊万狐疑的看着基尔伯特,不禁对之前的戏言当起了真。


“切,只是以前的朋友罢了。”基尔伯特把脸别过去,“现在知道了地点,我们准备好过去救了人就开溜吧。”


“嗯。但是,”伊万用手把基尔伯特的脸温柔地扭过来,温柔宠溺的目光在他的脸上打转,“你可不能再像这一次一样乱来了知道吗。你简直不知道我在路上,在找资料的时候有多……”伊万把头埋在基尔伯特胸前,哽咽着,没有说下去。基尔伯特用他没有受伤的手臂把伊万搂紧了些。


“不会了。”


“真的?”


“本大爷什么时候说过谎啊!”


“当然有啊!比方说这一次,还有……”伊万一听到这句话,马上直起身抬头反驳。


“闭嘴啦你!”回应他的是基尔伯特红着的脸和气急败坏的一脚。

评论
热度 ( 25 )
  1. 妫潞妫潞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百日雪兔集聚地
    这篇东西总算是出来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