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雪兔集聚地

欢迎来到,百日雪兔聚集地
感谢您的光临

【百日雪兔/DAY42】看你(露普)

自己转自己的文也就不多写什么啦,大家晚安!

Cruz:

☇短打校园露普


☇我找回了纯情的Cruz,觉得开心♥


☇我百日的文可以随意转载不用过问,转出LOF请记得附上作者名即可,谢谢。




因为各种原因就由我承包4/5的百日啦♥


 @百日雪兔集聚地 




以下:




1.


伊凡侧着脸枕在手臂上,与他桌子相邻的是基尔伯特。而对方正聚精会神的抄写着课堂上老师所说的重点,那双烈焰般的眼满是专注,流转在他眼底对于知识的求知慾闪耀而动人。




夏日的风带着一丝过于闷热的黏腻,拂过伊凡额前髮丝时撩起了几缕奶油金的髮,轻柔的替他滚上暖和的温度。课堂老师的讲课声十分平稳,却催人乏睏。他半眯着眼悄悄打了个哈欠,分明是这样令人昏昏欲睡的慵懒时分可他却捨不得将眼闭上。




「闭着眼吧。」基尔伯特忽然伸出手复在伊凡眼上,他刻意压低的声线不似平常那般沙哑,反而带着蛊惑人心的低沉磁性:「你不用这样看我,笔记会借你抄的。」他说,从声音裡听上去还带着笑:「睡吧。」




伊凡眨了几下眼,尔后勾着嘴角闭起眼睛,任由基尔伯特的手复盖在自己眼帘上替他遮去了大部分的亮光。与基尔伯特给人的印象截然不同的是,他的手总是偏凉的,仅仅只是搁在眼前也能替人捎来一股沁凉。伊凡迷迷煳煳的快要坠入梦乡时,他听到了老师微愠的声音响起。




「布拉金斯基同学!既然你不想听课那就去走廊罚站!」




他睁开眼乖巧的站了起身,看着身旁握拳抵在唇前努力忍住笑声的基尔伯特,又好气又好笑的拨乱了基尔伯特的髮,一点不悦也没有的就往教室外头的走廊走去。








2.


基尔伯特手上不停歇着抄写着重点,他落笔的速度很快,状似不经思考又随心所欲,可笔迹的工整与公式的正确性都显示着这人的有条不紊,甚至连老师课间出的几道题目也无一落差的全数答对。他在知识的海洋内恣意畅游着,不过即便他对这些永远也追寻不完的公式有着深深的着迷,却也不免被一旁那道更加深沉的视线所干扰。




他一直都知道伊凡总是喜欢在课堂上啥也不做就只顾盯着自己瞧。大概是天资聪颖,即使伊凡这人如此散漫,却也不见成绩糟到哪裡去。基尔伯特将手上的笔转个了圈,伸出手挡住那抹过分炙热的视线。




眼睫毛随着那人眨眼的举动在掌心处画出几次来回的细小搔痒感,基尔伯特感叹着对方长的多少女孩都羡慕的好皮囊。他轻声说了几句让伊凡闭着眼,手也不急着移开,就是轻轻搁着替对方挡了些刺眼的光亮。直到他确定了掌下那双紫水晶般的眼瞳几乎是香甜入睡后,他眼中飞快的闪过一丝恶意。




高高举起空閒着的手,基尔伯特在吸引到老师的注意力之后立刻带着大大的笑容指着自己身旁趴在桌上的伊凡。笑弯了的眼底是被人爱着的有恃无恐,哪怕是这样的恶作剧他也知道对方只会给自己一个无可奈何却又宠溺万分的笑。








3.


基尔伯特刚从球场上挥洒了一身汗水,夏季艳阳的热阻止不了他对喜爱事物的冲劲,依旧是顶着万丈的光和热召集伙伴上球场厮杀。结束了几场激烈不师友好的对决,基尔伯特心满意足的告别了球友,踏着欢快的步伐就准备回教室拿书包回家。




然而在踏入教室的前一秒,他无意间听到从教室内传来一道娇羞又带着紧张的女声,娇柔的声音诉说着那句万年不变却又是最为直接简单的告白句子。这样的场景他不是第一次见到,也相信这肯定不会是最后一次。他收回半空中正要推开教室门的手,转了个方向悠悠哉哉的往教室不远处的饮料贩卖机走去。




投下零钱并按下了按钮,滚着冰凉气息的瓶装水匡啷一声掉落在贩卖机下方的出口处,弯下腰取出饮品后他也不急着回去,只是靠在长廊上的矮窗前盯着天空中被徐徐微风追赶着的白云,血红的眼瞳内眨着的是放空时才会出现的毫无防备。




「蠢熊好慢阿。」他低声埋怨:「要是太晚回家会被路德骂的……」








4.


伊凡看着那个绑着双马尾的可爱女孩落寞离去的背影,说不无奈是假的,他并没有自认为帅气到能让这些女孩对自己产生好感,可又庆幸于自己也没有不堪到让基尔伯特推开自己就是了。他看了下手上的錶,推敲着基尔伯特大概也打完球了。




平时他总是会在基尔伯特打球时一个人待在教室内複习今日的课程,有时还能顺便温习下明日的课,这也大概是为什麽他能够在课堂上打混摸鱼却依然名列前茅的原因吧。说起来还真有一半原因要感谢基尔伯特给了他这麽一段时间与课业作伴,要不然上课时间他总无法控制的想盯着基尔伯特认真的侧脸瞧上一辈子,怎麽可能还有时间去留意自己的成绩问题。




但也因为这段时间整个教室内只有伊凡一个人的关係,也变相方便了不少想告白的女孩们找到时机将勇气一股脑的全用上了。对此伊凡还是略有不满的,他与基尔伯特的关係虽然没有明明白白的昭告天下,但他只对基尔伯特一人深情的形象怎麽就始终无法传达到那些女孩的眼裡呢。




本想着还要继续坐在教室裡等基尔伯特的,但突然发觉的时间已经不早了,伊凡心下了然的拿起自己与基尔伯特的书包,推开教室虚掩的门,似乎早知到基尔伯特会在哪裡似的,他毫不犹豫的就往饮料贩卖机的方向走去。




果然在贩卖机附近找到了基尔伯特的身影,看着那人微张着嘴有些呆愣的望着天空,伊凡不禁站在原地又多看了会。如此呆萌的基尔伯特并不常见,这人总是过于精明,哪怕是再小的动静也躲不过他那如同军人一般的敏锐。直到心满意足的在脑海裡收藏起又一次难得捕捉到的画面,他啣着嘴边的笑走上前,拿过对方手上未曾开封过的水,微微倾身将唇贴在对方光洁的额头上。




「生气了?」他问,明知答案是否定的却总是乐此不疲的想听到对方的答案。


基尔伯特瞥了伊凡一眼,鼻尖哼出一声不以为然:「我说过我从来不想干涉你什麽,被人告白那是你的事,我干嘛生气?」


伊凡点点头,替基尔伯特找了个解释:「那就是不开心了。别不开心了,我再给你亲一个?」


「滚吧你。」怼于伊凡这样理所当然的态度感到好笑,基尔伯特也挂不住脸上那一点儿的小烦躁,他笑着抢回伊凡手中的水:「就算我不开心也是因为那女孩居然选你而不是选我。嫌弃你都来不及了,鬼才要给你亲。」








5.


伊凡单手撑着下颚,目光毫不避讳的注视着基尔伯特的侧颜。他又在课堂上开起小差来,可他总心甘情愿的被老师们列为黑名单也不想错过任何可以大方盯着基尔伯特的机会。基尔伯特眼底总是闪着如星空般的光芒,彷彿整个宇宙的浩瀚星海都在这人如血一般的眼眸内,那样美丽而深邃,一但被吸引了,便能让人不可自拔的深陷其中。




那双漂亮的红瞳趁着老师写板书时看了伊凡一眼,双眼的主人笑开了一抹挑衅的笑:「别看了,等下笔记会借你抄的,要不要睡一会儿?」




伊凡看着老师写板书的内容一时半会是结束不了了,他柔柔的笑了开来,伸出手将基尔伯特往自己的方向压了过来,半举着的课本正好挡住了他俩双唇相碰的画面,伊凡的嗓音甜甜软软的:「不如这次我们一起睡吧?」








6.


坐在伊凡与基尔伯特身后的罗维诺表示:你们两个混蛋是不是他妈的忘了老子坐你们后面?收敛这两个字到底知不知道该怎麽写!










FIN.







评论
热度 ( 7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