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兔♥爱情公寓

欢迎来到,雪兔♥爱情公寓
(前百日雪兔聚集地)
感谢您的光临

【百日雪兔Day47】大小姐的逃亡生涯【终】

虽然已经先看过了一次,但还是被这样某方死亡的走向给深深疼了好几次(つД`)ノ期待着潞潞的番外!

妫潞:

对不起大家我又双叒叕来丢人了。


过几天还要来丢人


【对不起!!!】


 @百日雪兔集聚地 


给cruz的小番外就不放这里了。会在自己主页补全文挡的时候放出。抱歉~








街边宽阔的人行道上出现了一个行色匆匆,带着黑色围巾的高大男人。咖啡店的服务生斜眼看见有人推开了玻璃门,风铃的声音清脆的响起来。从收银台账本里密密麻麻的数字里头抬起头。


果不其然,客人被风铃吓了一跳。


“真是不好意思呀,客人。您想喝什么呢?”她笑着把客人引到座位,双手把菜单递上。


“意……不,美式。”客人拉了拉围巾,遮住自己的大鼻子。气全部呼到了棉里,已经有点潮湿了。


“好的!还需要什么吗?”兴许是少女的热情和脸上的太过温柔的笑容打动了那个在外面狂风里走进来的男人,他犹豫了一会儿。


“再要一个枫糖蛋糕。”


“好的!请稍等!”少女踏着欢快的脚步离开了。而客人却没有在这充满暖气的咖啡店里摘下墨镜和围巾。衣服,围巾和后面的深绿色的布沙发显然格格不入。


“围巾就脱掉嘛,这里有暖气的。”小姑娘在煮咖啡,一回头就看到木木地坐在那里的客人。


“没事,我不习惯而已。我可以稍微拉一下窗帘?”


“可以的,反正我们这就两个人嘛。”听到少女这么说,客人才注意到深绿色和米白色的小咖啡店里没有别的客人了。


“这种天气居然还开店,真是努力啊。”客人感叹了一句。少女无奈地说:“那也没办法嘛,我是个孤儿。十八岁前有一个匿名的好心人资助,所以我现在只能靠自己的努力才能好好生活下去呢。”


“这个咖啡店是你盘下来的?”


“怎么可能啦,我只是个打工的。我大学还没有毕业呢!”小姑娘拿着咖啡和蛋糕走了过来,“介意我坐这吗?”


“当然不。”伊万接过热气腾腾的咖啡,轻声道了声谢。


女孩第一次看到那个面无表情的客人眯着眼睛笑了,笑得很温柔,晶莹的紫眸里全都是闪烁的天体。


“您的眼睛真好看……”少女情不自禁地说出来。


宇宙膨胀了一会儿,马上收缩起来。


对于一个文明而言固然残忍,但是那些自发光的恒星爆发出来的光辉实在让人沉迷。


“以前也有个人这么说。”


“英雄所见略同!”少女坐了下来,用手托着腮。


“哈哈哈哈,真的有他的风范。”


两个人很神奇的熟稔起来。


客人是个很风趣的人,讲故事是一把好手,显然久经世事。那些枪林弹雨的日子仿佛亲身经历过一般。小姑娘听的两眼发光。


家族与家族,人心与计谋。形形色色的人和他们的故事。


时间过得很快,不一会儿风暴就平息了一点了,天色也黯淡了下来。


“哎呀!已经是这个点了吗?!”姑娘弹了起来,拿起头巾跑了出去。


“怎么了吗。”伊万突然警觉起来,也一下子弹起来。


少女想起她还有个完全不知道她要干什么的客人,转过头俏皮的吐吐舌头。手上的活也没停下了,“刚刚接到了老板的订单,说一个小时后送过去。嘻嘻,刚刚和你聊久了,差点不记得了。”


伊万笑着松了口气,重新坐了回去。


“要是还想要什么的话稍微等一等吧,抱歉啦。我要去给boss 送咖啡啦。”少女扯下围裙,把大衣披上来,从风铃下面窜过去。临走还不忘朝着客人露出灿烂的微笑,还有俏皮的挥手。


伊万好奇地站起来,走到了吧台前面,看着菜单想着晚餐吃什么。偶然瞄到大大咧咧放在桌子上的手机,闪烁着一个名字。


路德维希……


伊万拿起手枪,朝着监控的方向开了一枪。摄像头炸裂,碎片掉了一地。伊万拿起电话。


“喂,尤妮娅,你到底怎么了?”


是的,是他。听过无数次的声音,总是在制止基尔和他毫无意义的较劲,口角以及两个人同时消失之后所有的善后事物。


是那么,那么的熟悉,又是那么让人不寒而栗。


“喂?”沉默也引起了对面的怀疑,“不是尤妮娅?”


喉结动了动,最后伊万还是开口了。


“好久不见。”


“尤妮娅怎么样了。”不愧是基尔的弟弟,这个反应值得赞善。听到对面明显压低的嗓音,伊万为了把握主动回答他:“没什么事情,不过不一会儿会怎么样就不知道了。”


“你想怎么样。”咬牙切齿的样子想想都觉得有趣。“不怎么样哦。只是想和你聊聊。怎么样,有兴趣吗?”


经过了漫长的沉默,他总算开口了。


“好啊。”意外得到了他爽快的回答,伊万反而措手不及。


“我就在咖啡店里等你。”说完,就毫不犹豫的挂断了。


他过来的路程不会太长,我要做好准备。比起在短时间里摸清店铺这种不可能的事情,还不如找好逃生的方向和抵挡攻击的地方毕竟靠谱。


伊万用椅子和桌子摆出一个合适的角度,确认手枪里有足够的子弹,并且塞到了顺手可以拿到的地方。布置好了,才有条不紊的坐下来。


坐在椅子上,伊万看着路德维希风尘仆仆的走过来。推开玻璃门,熟练的避开风铃,走到了伊万面前。


两个人对视,没有人开口说话。店子里静悄悄地,什么都没有动静。没有留意的人或许以为已经破落了。


暴风已经平息,最后一点夕阳透过店子里的玻璃窗照了进来,却没有打中他们两个人的一丝一毫。他们还是站在阴影之下。


一如既往。


“你哥哥还没有被抓到吧。”


……


“你在说什么啊。我哥哥?难道你不知道吗。”路德维希板着的脸露出来嘲讽的笑容“把我哥哥诱拐出来,又无情把他抛开的,不就是你吗?”


等等……


伊万皱起眉头,“你什么意思?”


“你还需要我来讲清楚?”路德维希掏出枪,伊万在看到他把手伸进口袋里的时候就拿出手枪了。两只枪管的对峙。


扣着扳机,彼此对视。


“字面意思。绑架了费里,号称自己妹妹被绑架害得我哥哥也被拖下水。难道这一切还可以狡辩吗。”


“……你这样认为?还是说你觉得你哥哥是个那么没脑子的人。”伊万翘起了一边嘴角。


“被你骗了。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你的骗术确确实实是一流。”路德维希一步一步缓慢的移动着。


“不足够高超的骗术是不会把哥哥害死的,这就是我对哥哥的自信。”蓝色的瞳孔只有痛苦和仇恨。他没有说谎。


那么……


等等?!


“你刚刚说基尔他……”


死了,死了,死了。


怎么会,怎么会,怎么会。


那个人的笑颜还在我的脑内盘旋,最后叫我离开的话还在耳边不断重播。


可是,怎么会……


看着伊万阴晴不定的脸,路德维希从口袋里的一个黑色的盒子拿出来,丢过去。伊万眼疾手快的接住了。打开那个皮质的盒子,里面是断了一条腿的墨镜。丝缎上面安安稳稳摆放的眼镜也是黑色。


断掉的地方很接近太阳穴。


伊万只需要看一眼就知道了。手颤抖着,战栗着。头发遮住眼睛,路德维希看不清伊万的表情,手里的枪支依然保持警戒状态。


“是谁干的。”


“你不必这样,难道你心里没有数吗?”感受到伊万的语气,路德维希更加紧张地握住了手枪。刚刚停了不久的狂风又有了抬头的预兆,风铃吹得摇晃起来。


叮铃铃,叮铃铃。


“我不想猜测是你,毕竟你是他最亲的人。他会很难受吧。”


轰隆——


打雷了,路德维希的心跳了一下。


空气变得粘浊起来,水分充满了鼻腔。


“对吧。”


“告诉我,是谁干的?”


不知不觉伊万已经抬起头,伴随着下一道闪电。


光芒照亮了被乌云淹没的城市半边天。


什么都看不清。


“他受了重伤,肺部被打穿了。所以他自愿回来替你承担罪过。”


……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到底,是谁。”


“到底——”


狂风啊,雷霆啊,暴风雨要来临了。复仇鬼扬起双臂高呼。


“是谁!?”


轰隆!!!


“难道不是你吗!”路德维希想要给他一子弹让他清醒清醒。


伊万一怔,然后开始下雨了。


雨水打在玻璃门窗上,有些都飘到了路德维希的裤脚上,打湿了衣袖。


“是我吗……”


我把墨镜送给他,他又把墨镜还回来了呀。


早知道,早知道就不该相信他的逞强的大话,不该和他一起去,不该让他一个人承受重担。不该的不该的不该的。


不该的!


甚至不该送他墨镜。


或许都不该认识他,不该试图去激怒他,不该好奇和插手他的事情。


不该沉迷那过于刺眼的笑容,情不自禁的伸手去摸。


以至于让太阳粘上污迹。


“我知道了。”


“砰。砰。”毫无感情的洞穿了肌肤,擦过骨骼,


“喂!你——”路德维希手扶着柜台,想要拦住他的去路,但是被打穿了的右腿和左臂让他无法动弹。


“我会,用他们的性命和我的一起,给他陪葬的。”伊万走了出去,在门口转过头来,被雨滴打湿的刘海软软地趴在额头上,甚至有些还流到了眼睑,像是哭出来似得,但他露出甜甜的笑容不是作伪,“你不会想干涉的,对吧。”



评论
热度 ( 18 )
  1. Cruz妫潞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雪兔♥爱情公寓
    虽然已经先看过了一次,但还是被这样某方死亡的走向给深深疼了好几次(つД`)ノ期待着潞潞的番外!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