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雪兔集聚地

欢迎来到,百日雪兔聚集地
感谢您的光临

【百日雪兔/ Day46】梦(娘塔雪兔)

可爱的女孩子们赛高!!!太可爱了www

Cruz:

☇娘塔雪兔,无明显攻受向


☇人生第一次写女孩子们,十分紧张了(掩面)


☇写的不好,是认真的不好,大家遮着眼睛看就好x


☇我百日的文可以随意转载不用过问,转出LOF请记得附上作者名即可,谢谢。

激情赶稿有种莫名快感(?)题目来不及好好订了,虽然我似乎本来就没多认真订过什麽题目x
 @百日雪兔集聚地 






00.


「妳长的好漂亮阿,好像公主…妳叫什麽名字?」小女孩及腰的髮随着风的方向扬起了几缕银白,她眨着透亮如血的眼眸,小小的脸蛋上是丝毫不多加掩盖的惊艳。


「安雅。」回应她的是一道极轻又极软的声音,声音的主人下意识退了一步以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怯生生的又重述了一遍:「我叫安雅。」


「我的名字是尤露希安。」女孩的笑裡带着傲气,语调是不可一世的自负却又是如风一般的轻柔:「安雅,我想跟妳当朋友。既然妳是公主,那麽我就要成为保护妳的骑士!」






01.


黑塔幼儿园的学生并不多,还是严重的男女比例失衡,在生育率越来越下降的情况下,今年招生的班级居然只能成立一个班的人数。对此园长虽感到无奈但也觉得不见得是坏事,毕竟这样的人数更适合让老师们放更多的心思在个别的孩子身上。




刚入学时班导师就发现了今年的孩子女孩子居然只有两人,而男孩子却有七人。起初还担心着这会使得这两个小女孩在班上容易被男孩子们欺负,可直到接触过这群孩子们之后,班导师反而烦恼起该怎麽做才能让班上那个名为尤露希安的小女王停下让班上男孩子哭的恶趣味。




这天尤露希安手裡抓着几条不断蠕动的毛毛虫追着被吓得嚎啕大哭的阿尔弗雷德玩得正欢,还没把毛毛虫丢到阿尔弗雷的身上,她就先因为没注意脚下的小石子而被绊得摔了一跤。脸部朝下的她趴在地上几秒,就连阿尔弗雷德都停下脚步犹豫着是不是该过去扶她一把,可在所有人都还没反应过来时就自己爬了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也不顾脚上与手臂上冒出细小血滴的伤口,她又是那样仰着无畏的笑靥继续去追着阿尔弗雷德满校园跑。




「天啊,尤露希安怎麽又这样了!」班导师抱着前去跟自己告知的费里西亚匆匆赶到时,正巧就看到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女孩摔倒后又继续追着人跑的模样。「这孩子也不怕留疤的吗!」




好不容易逮住了跑得飞快的尤露希安,班导师让班上最懂事乖巧的亚瑟去安慰满脸眼泪鼻涕的阿尔弗雷德,自己则是抱着尤露希安回到办公室内准备替这顽皮又不知痛的孩子消毒上药。




「尤露希安,妳忘了昨天妳答应过老师什麽吗?」班导师替尤露希安小小的胳膊上贴上带着粉色花朵的OK蹦,满脸的无可奈何:「我们说好不可以再欺负其他孩子了。」


「我只是想让阿尔看看我新抓到的虫。」小小的孩子眨着眼,她说的话半句不假,她真的只是单纯想与他人分享这份喜悦,可就是缺少了顾虑他人的贴心罢了。「老师,安雅什麽时候会回来?我好想她。」


「安雅的感冒还没好,过两天才会回来。」面对尤露希安基本上每天都会问的问题,班导师也算是回答得相当习惯了。收好医药箱后,他将尤露希安从椅子上抱了下来:「妳天天都缠着我问安雅安雅的,这麽喜欢她吗?」


「嗯,我最喜欢安雅了!」她高举着两隻小手,咧着嘴笑得满是纯粹的情感:「等安雅回来,我要让她看看我新抓到的虫!」


「妳可别吓到安雅才好。」班导师抱着她就准备往教室的方向走,他耐心的教导这个小女孩体贴他人的重要性:「与别人分享是好事,但妳得仔细留意对方的情绪才可以喔。要不然可是会被讨厌呢。」








02.


安雅因为感冒的关係,连续缺课了几天,但因为幼儿园的课程基本上都是玩乐为主倒也没什麽关係就是了。等她回到幼儿园时,她发现了以往总是大喇喇与人打闹的尤露希安似乎有些地方不太一样了。




她坐在长廊上的椅子看着尤露希安一个人蹲在树荫下翻找些什麽,在那双鲜红的眼亮起来的同时,安雅就知道尤露希安大概又发现了什麽有趣的东西了。于是她继续坐在椅子上等着对方跑到自己面前,与自己分享这次又是抓到了什麽虫子,就跟往常一样。




可这次她等了许久,除了尤露希安朝自己丢过来一个小心翼翼的眼神之外,她什麽也没等到。




而她看着亚瑟走到尤露希安身旁蹲下,两个人有说有笑的不晓得说了些什麽,可安雅看着尤露希安将手中刚翻找出来的不知品种的白白肥肥的虫子交到亚瑟手中时,她跳下椅子小跑步跑到了那两人身旁。




尤露希安回过头,仰着脸望向安雅有些冷然的紫色眼瞳,她愣愣的问:「安雅…怎麽了吗?」


「尤露为什麽不来找我?」安雅的目光盯着尤露希安,眼神裡还透着一丝委屈:「妳已经不想跟我玩了吗?」


「诶?没有啊,我怎麽可能这麽想!」她慌慌张张的站起身,挖过土壤的小手髒兮兮的就握上了安雅乾淨的手,尤露希安连忙解释:「我只是怕妳讨厌我!」


「…我怎麽可能会讨厌妳。」虽不明白尤露希安这份不必要的担忧从何而来,但安雅将对方的手牢牢握进自己的,掌心内的温度传递她的坚定:「我们是朋友,不是吗?」


她看着安雅漂亮的紫罗兰色的双眼,尤露希安回握住那双温暖的手,笑得如获珍宝似的:「嗯,我们是一辈子的朋友!」




听到了令自己安心的话语后,安雅将视线转向亚瑟,目光瞬也不瞬的就盯着他手裡的虫子,比起与尤露希安对视时的满眼柔情,此刻那双紫眸剩下的只是绝对的冰冷。




「别这样看我。」亚瑟无辜的将虫子放回地上,「我是想过来问问尤露希安到底去哪裡找这麽多好玩的东西去吓阿尔弗罢了。」


「现在你知道了。」安雅的声音始终是甜甜软软的,透着一股女孩特有的娇嫩,可语气却丝毫没有半点儿柔软,反倒强硬的很:「离尤露远点。」




亚瑟略带委屈的哼了声,翠绿如森的眼底不甘示弱的瞪了回去。安雅还想说些什麽,尤露希安却先一步的朝着亚瑟做了个鬼脸,然后拉着安雅就往另一头的方向跑去。一路上小女孩们的笑声清脆如铃,被风撩起的银白与奶油金扬起了几缕跳跃性的弧度,滑过了两人带着笑的眼帘与嘴角。








03.


午睡时间,所有的小朋友都抱着属于自己的被子或娃娃睡得香甜。在梦中的一切都是缤纷而可爱的,他们在裡头成为了无所不能的小小超人,也成为了聪颖神秘的小小巫师,更是骁勇善战的小小骑士。




尤露希安嘴角还挂着亮晶晶的口水,她咧着嘴挥舞着短小可爱的手臂,在梦中的她就是个勇敢而强大的女骑士,而她手中所挥舞的剑只为了保护她生命中最重要的公主殿下。




相较于尤露希安史诗般大动作的梦境,安雅的梦显得平凡而简单。在她的梦裡,她拥有一整座开满了向日葵的花圃,在那裡她佈置了一个小小的凉亭,梦裡的她与尤露希安正享受着一个优雅而宁静的夏日午后时光。




突然尤露希安的梦裡恶龙降临,她咬着牙努力将锋利的剑高举向上,怒吼一声后变朝着恶龙刺去。手落下的瞬间,也是恶龙倒地的同时,她听到了一个真切的不似梦境的女声咽呜的哭了起来。迷迷煳煳睁开眼,尤露希安的眼裡还濛着一层淡淡的呆愣,她眨眨眼,看着躺在自己身旁的安雅不知为何捂着头小小声的哭着。




「安雅……」将安雅拉入怀中抱着安抚,尤露希安的手在她的背后一下一下的轻拍着,她还带着嗜睡的鼻音,却耐心的哄着自己怀裡抽抽搭搭的女孩:「别哭…别怕喔…我会帮妳打倒恶龙的……」


「……呜、尤露是笨蛋。」嘴上虽是这麽说着,安雅还是伸出手回抱着这个暖得让人安心的怀抱。


「嗯…为什麽要骂我呀……」尤露希安蹭了蹭那头散发着淡淡清香的髮丝,她终究敌不过睡意:「安雅不要哭了…我会保护妳的,别怕。」




安雅吸吸鼻子,虽然头上被人一拳挥下的包还是肿肿得有点痛,但她也不计较这个说要保护自己的人其实就是害自己哭的罪魁祸首。她重新闭上了眼,没过多久平稳的呼吸声便从尤露希安的怀中响起。




这次,她的梦裡有着一整片无边无际的向日葵花海,而她回过头,便看见那个帅气驾驭着龙在天空中恣意遨翔的女孩。那双透亮的血色眼眸内有着所有她不曾想过的梦与冒险,她看着那人降落在自己面前,踏着一地的灿烂走倒了她面前,向她伸出的手是那样随性却又慎重,那头银白如雪的髮衬着那抹狂傲不羁的笑,一切的一切都耀眼的令人捨不开别开视线。




「走吧。」梦中的尤露希安就像个骑士,既美丽又帅气。她的手依然举在半空之中,只等着安雅答复。「我带妳去冒险。」


安雅看了看她身后的龙,心裡刚闪过些微的不安,却又立刻因为尤露希安眼底的自信而灭了大半。她轻笑了声,将手复上:「妳会保护我吗?」


「当然会的。」领着安雅跨坐在龙背之上,尤露希安拉动缰绳,巨大的龙立刻挥舞起龙翼,迎着风她的声音却还是坚定而张扬:「别怕,我可是保护妳的骑士。」








04.


「哎呀。」班导师一进到教室内就看到班上唯二的小女孩拥成一团的模样,不禁又好气又好笑:「这样睡不会难受吗,感情怎麽好成这样啊。」




走上前替那两个孩子将被踢开的薄被盖好,班导师看着她们一人笑得满足一人笑得安心的模样,本想分开两人的手也就作罢,由得这两个孩子继续沉浸在香甜梦乡。




看着这一群小孩儿们的睡颜,班导师眼底漾着柔和的水波潋滟:「真想知道你们到底都做了些什麽梦呢?」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




为什麽我不会写女孩子…我写不出甜甜可爱的女孩子……


我怕不是个假的女孩子QAQ



评论
热度 ( 32 )
  1. 沈钰gyokuCruz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百日雪兔集聚地
    可爱的女孩子们赛高!!!太可爱了www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