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雪兔集聚地

欢迎来到,百日雪兔聚集地
感谢您的光临

【百日雪兔/Day51】天地交界

这种气氛最适合……
看浪漫的星星啦!

玖九悦心:

※首先,祝温柔可爱的阿夜生日快乐!【啪啪啪鼓掌】
※本来想写另外一篇刀的,觉得不行,阿夜的生贺的话不能写刀子,所以改成这篇半糖文啦。
※OOC属于我,我就是OOC。
@百日雪兔集聚地
   
    
  
“呼……”他朝着夜空呼出一口白气,迷蒙了眼前的星色,山间的水汽氤氲着淡红的双眸,整个世界都是朦胧的。不过很快,白气消散,徒有山雾慢慢游荡。
  
基尔伯特正坐在宽大的石块上,翘着二郎腿远望。旁边摆着一只手电筒,光路弥散在不远的空中,渐远渐消。
  
伊万从石边靠着的深蓝背包里掏出食物,也坐了上去,用肘部捣捣他,示意他拿住食物。
  
“还有多久?”基尔伯特接过,咬了一大口,腮帮子鼓鼓囊囊地嘟噜着。两个人挨得太近,以至于伊万的碎发蹭过他的耳尖,他下意识抬挠了挠。
  
“大概半小时吧。”对方瞄向手表回答。
  
基尔伯特撇撇嘴,左臂架膝,另一只手搭在石块上支撑着身子。
  
跋涉的累意也差不多消散去了,随着时间流逝而不断加深的,是冷寂的寂寞。
  
我为什么在这里?基尔伯特后悔地摇摇头。
  
来到这里的经过在脑中不断回闪。
     
   
   
  
    
「灰色越野在公路上呼啸而过。
  
从钢铁森林的令人窒息的压力中脱逃,像是见识了时光的倒流,楼房越来越低,越来越稀疏,似乎回到了简单平淡的生活。

车窗半开,基尔伯特的头发被吹得凌乱不堪,但他并不在意。视线释放到湖的那边,山的尖头,一架飞机划过天际,留下的细长的白色气条也慢慢地膨胀消散。

旁边的伊万驾驶着方向盘,深蓝色毛线衣衬出身材的曲线,衣袖摞到胳膊肘,白皙的皮肤下显出浅浅的青色血管。

他注意到基尔伯特的目光,转头笑着。基尔伯特倾过去,只手抚住对方的脸颊,深深一吻。
  
尽管他们很想像电视里的狗男女一样拥吻着,以至于车毁人亡。当车架的钢筋穿透胸膛,当日夜被压抑的殷血终得生命的沸腾,迸发而出。
 
或许在生死弥留之际,他们会听见上帝吃吃的笑声,看见晕光间一个老头露出白牙开心地笑着,似乎在看一场再可笑不过的喜剧。
  
可是他们并不能这样做。
 
“好啦,认真开车。”他一拍对方的头,又坐了回去。伊万“呼呼”地笑着,喉咙里发出的“咕噜咕噜”着实可爱。
  
公路的蜿蜒似乎没有尽头,广播里播放的女声带着沙哑的磁性,吟唱着:“ We are on a journey, a lifetime journey. ”
 
“Life is a matter of life. A minute and a half. ”
 
“Only in this way can I say to you when you die: Hey, we're at the end. ”
  
风起了,云还没有离开。
   
   
在基尔伯特提出要去看流星的时候,伊万早就已经准备好一切,就差给他一个惊喜了。
  
据说这是一场千年难得一见的流星雨,相传假若情侣看见两个流星一同出现与消失,那便是代表着爱的永恒。
  
基尔伯特觉得很矫情,令他感兴趣的仅是附近村镇十年一次的烟火会,看流星只是顺便之举。但是看伊万正在兴头上,他倒是没有表示什么。
 
于是,他们轻装上阵来到了这里。
  
 
吃饭订房,随即前往观星地址。登山途中,耳闻水声渐起,基尔伯特拨开树枝,横在眼前的,确实是一条清澈的溪流。
  
提起裤腿光脚踏在冰凉的青石上,滑溜溜的,水花溅起,惹得脚踝痒痒的。碎光在细水间闪过,与浅绿相伴。白云沉寂地倒映在溪中,基尔伯特摇摇晃晃地在浅水滩里跳着,踩乱一朵朵白团的倒影,尽管很快又恢复了原样。大自然就是这么有趣。
 
伊万扶住他:“你慢点。”
  
“不要紧的。”基尔伯特稍稍摆动手臂,伊万的手就松开了。像个孩子一样戏耍的男子继续提着裤腿,“啪嗒啪嗒”地踩出水花。
 
“我还记得你小时候最喜欢在雨天踩水坑了。”
  
“哈哈哈你还被我溅了不少水,被老师批评的时候还一脸蠢样。”基尔伯特猛地向水涡里一踩,水花四溅,奈何这次伊万也没能逃脱。
  
“你呀……”
  
两人相视而笑。
 
我做我的基尔伯特·贝什米特,你做你的伊万·布拉金斯基。
 
那些单纯的梦想在时间的洪流里早已锈迹斑斑。
  
记忆里黄雨衣雨鞋依旧鲜明,在纷纷细雨间像一只快乐的小鸟,上下飞窜着。
  
哈哈大笑,没有什么比这更舒心的事情了。
  
然而如今日夜的奔波劳累,就连微笑也会伴随着惶惶不安的心情,变得惆怅。
  
这次旅行,在某种意义上,是一次有计划的回归。 」
  
    
   
  
   
“啊啾,这山上有点冷啊。”因为喷嚏而猛地蜷起身子,继而舒展开来,恢复先前的姿势。

旁边的人儿倒是发出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突然。
 
颈脖处突然施加上来的重力让基尔伯特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只有愣愣地看着伊万一圈一圈地帮他将围巾系上。
 
对方轻轻地加了个结,然后捧起基尔伯特的脸,眯眼笑着。
 
“小心着凉呀。”
 
“额,好。”基尔伯特结巴着回应。伊万总是会做出让他无法适应的动作,喜欢用鼻尖蹭蹭他的脸颊,喜欢在大街上握着他的手大摇大摆地走,就连系围巾时手掌轻轻捧住他的脸也是。
 
“那边,就是小镇临时搭建的看台吗?”他随意一指,试图扯开话题。
 
“我看看……嗯,是哦。”伊万看着不远处一块块简单铺摊的小草坪,突然转过头得逞地笑道,“还记得我做了什么吗?”
 
我当然记得。

基尔伯特捂额笑着。
  
  
 
 
 
「不知道在山道上走了多久,四处散乱的野花于暮霭沉沉之下开得烂漫,随着他们脚步的经过而微微抖动,继而恢复自然。
 
从一条狭窄的山路侧身而入,基尔伯特看看四周的山景,又将视线转回到伊万的背影。
 
他在夕阳里燃烧。抛开在夕光间闪烁着金色的发梢不谈,伊万似乎浸染了沸腾的鲜血般的烈色,在孤寂的山林里,在广阔的虹空下,向着眼前的夕阳攀爬着。
 
基尔伯特一眼瞥见路边树立的牌子,赶忙揪住前面那个人的衣摆。伊万因为突然的拉力而向后踉跄了几步。
 
“怎么了?”
 
基尔伯特指着牌子上的字质问道:“难道你没看见吗?这牌子上可是写着:注意危险,禁止入内。”
 
伊万瞪大眼睛,基尔伯特则是准备转身下山。
 
结果听见背后一阵得意洋洋的笑声。基尔伯特回身看向极力忍住笑意的伊万,撇着眉头表示不解。
 
“我当然看到了,这玩意可是我弄的。”伊万得意地环抱双臂,“怎么样,你也当真了吧?”他摆摆手,继续向山顶走去。
 
带着万般疑惑的心情,基尔伯特沿着回路向下眺望,那些深藏在枝叶间的幽静令他只好回头乖乖跟上伊万。
 
“你弄这个警示牌干什么?你可不要用什么‘这只是单纯的恶作剧’这种借口搪塞我。”他追问着。
 
“当然是考虑到你肯定不愿意和一群人窝在一起看流星,所以我琢磨着找一个更好的地方。”伊万按住扎在外头,阻碍前行的硬枝,待基尔伯特走过再放开,它的弹力惹得四周的枝条也随之甩动。
 
“所以你选中了这里?”他放慢步伐等待伊万跟上来并肩走,“你还是没有回答我立牌子的理由。”

“别催呀,你总是这么着急。”伊万笑道,“我不是在慢慢和你解释吗?”
 
山色渐暗,宽大的树叶是黑色的香墨泼洒出的杰作,渲染着幽暗神秘的气氛。天际的一线橙仿佛是天与地的红线,牵连着彼此,却又是双方分割的标志。
 
伊万酥软的声音在耳边传来:“山顶观星自然是最理想的,我猜也会有不少人想到这点,以防再有人来打扰我们,所以这样做的话,这座山就是无人拜访的禁地了。”」
 
 
  
 
  
“你小子也算干了件聪明事。”这大概是他难得一次的表扬,因为伊万听到这番话,更得意地呼呼笑了起来。
 
基尔伯特也笑了笑,正想调侃他,却被拖入突如其来的回忆。
  
  
 
  
  
「“仅仅是一个‘禁止’是无法阻挡什么的,我始终这样觉得。”
 
前面的人停顿了一会,他稍稍侧头,碎金漫洒在棱角分明的脸廓,藏在暗处的紫眸涌动着别样的情绪。
 
“倘若有人告诉我‘禁止’和你在一起,难道我就要离开你了吗?基尔,换做是你,你会吗?”」
  
 
  
 
  
山顶总是多风,吹得他眼睛发疼,他下意识揉着,眼眶红红的。他还记得那时的暮霭沉沉。猩红的晚霞披着燃烧的热意变化在世界的尽头,留藏在山坡间。
 
不得不说,伊万抛出的这个问题,基尔伯特从来没有想过。或许是生活过得太过安逸,或许是不曾留心岁月的痕迹,总之,基尔伯特不急于回答,也无法回答。
 
他偏过头,伊万的侧颜在黑暗间变得模糊,唯有那眼底骄傲的光芒依旧清晰。
 
  
“能和基尔你一起看流星,我想没有什么比这个更美好的啦。”伊万仰躺下去,毕竟是坚硬的石头,硌得头骨生疼,寒气直逼脑髓。他四仰八叉地瘫着,胳膊搭在基尔伯特的膝边却被嫌弃地推开。
  
“难得一次吧。”犹如被一双手轻捧着送出记忆的漩涡,基尔伯特仰头看着繁星点点的夜空。
 
瑰丽的玫紫在远处渐渐过渡向暗黑,对面灰黑的两座高山仿佛一张巨大的网,等待着流星落入它的束缚。山麓温黄的繁灯装饰夜晚的黑纱,甚至可以看见人群涌动。
 
再向上看,山尖直戳云天,像一把利剑要捅破天空装满星星的布袋,想必银碎的繁星纷撒下来是多么美丽的场景。
 
基尔伯特稍稍偏头看向他们所处山的右侧,平坦的空地一直延伸到地平线,就在尽头,是小巧的村镇。
 
“真美啊。”伊万突然发出感叹,基尔伯特回头看见对方也在和自己一样看着那边的建筑。
 
“总有种星空在拥抱大地的壮阔。”他回应。
 
“星空拥抱大地吗?我倒觉得它们是在相互拥抱哦。”基尔伯特感觉到伊万的手悄悄凑上来,与他的手紧紧扣在了一起。
 
浩瀚的星空覆压过去,与大地相接,地平线上的村镇竟有种扣锁的意味。
 
“我们是星空和大地吗?”
 
基尔伯特微笑着靠近他,然后抬臂搂住伊万的脖子,将下巴搁在肩膀上,蹭蹭对方稍稍发烫的脸颊。
 
一种很直接明了的回答方式。
  
相互依偎着。
  
  
突然,像沙漏里的蓝色细沙开始流动,基尔伯特看到了夜空中划过一道小小的光痕。
 
他们俩似乎是同时分开对方的,并同时惊喜地指着对方背后的星空,示意对方去看。
  
“流星雨开始了!”
  
“基尔你快看,你背后有流星!”
 
像获得新年礼物的孩子欣喜地叫唤一样,他们牵着对方的手,瞪大眼睛,想要捕捉每一个美丽的瞬间。
  
正前方一颗流星缓缓拨开迷雾,向地平线跃去。细碎的光点组成长长的尾巴,像圣诞老人的礼物纷纷落下,播撒幸福的种子。
  
每一颗流星都是一个美丽的生命的陨落。可是这震撼人心的魅力实在无法让他们转移视线。
  
——流星是天空与大地的牵线。
 
基尔伯特侧头看向旁边的伊万,正巧对方也在看他。
 
看来,他们都在想一件事情呢。
 
无法形容这份怦怦直跳的心脏所带来的心情。
 
“真美啊。”
  
“是的。”基尔伯特仰头,勾起嘴角。暗炎的双眸映入玫紫的神秘,丝线带着星光在眼瞳间熠熠生辉。
 
流星很美,你也是。
  
“星空和大地相接,流星作为纽带,勾连彼此。”伊万眯眼看着即将消失在山后的那颗流星,接过刚才的话题。
  
“嗯。”他看见基尔伯特的额发在山风的吹拂下微微摆动,嘴角上扬至微妙的弧度。
  
  
突然,犹如枝蔓攀上心头,然后倏地一紧,被未名的恐惧占据。奇怪的想法通通涌入,像是败落的士兵四处奔逃。伊万垂头思考着该不该继续讲下去。总是对幸福的来临垂垂不安,就像碰到棉花也能受伤。伊万深知自己是个胆小的人。
  
他咽咽口水,故作随意地一提——
  
“只不过,星空和大地始终隔着一条地平线呢。”
  
他感觉到对方的身子突然直起来,大概是没能接受这个说法。
 
伊万抿唇,心一横,继续说道:“星空和大地,到底能不能触碰到对方呢?”
 
——我和你,会不会就是这星空与大地呢?
 
终于讲出口了,多年的疑问带着流星的光影横在两人面前。
  
然而气氛一度的沉默令伊万不禁坐立不安起来,他悄悄瞥向基尔伯特,刘海遮住了眼睛,只能看见灰暗里紧咬下唇的牙齿。
  
——他果然生气了。
 
伊万一边小心地按压对方的拇指,一边偷瞄表情变化。
流星一颗颗坠落,消失在天际。人们赞美流星,正是因为它燃烧了整个生命。
  
——看来,今天是看不到两颗星并行了。
 
伊万不禁摇头表示遗憾。不过对他来说,旁边的男子的心情才是最要紧的。
 
他不知道那个问句到底带给了基尔伯特什么讯息,更不清楚自己的话戳中了哪里的痛处。因为失去的太多,而更害怕失去,自己是个矛盾的人,而基尔伯特特别讨厌这一点。他不断地责怪自己的敏感,不断地懊悔自己的愚蠢。
 
“基……”他下意识喊出,却被对方突然站起的动作吓得吞了回去。
  
大力拽起伊万,拉着他的手跳下大石块,对方动作快到无法看见晃过的正脸。
 
“嚓嚓嚓……”他们开始奔跑。准确来说,是基尔伯特强制拽着伊万向山下奔去。踩过的草地发出暗声,他们不顾枝条的抽打,一心向下跑。
 
两人呼哧呼哧的喘气声在树林间清晰可闻,身形的移动偶尔惊起一窝睡鸟,身后是越来越远的惊叫和翅膀扑腾声。
  
头顶是流星雨的片段,郁郁葱葱的山林遮蔽了半边美丽,这或许也是一种神秘。
 
基尔伯特轻巧地跳过溪上的石块,伊万不得不被拽得东倒西歪,水花四溅,过溪后裤腿早已半湿。
  
奔跑,似乎耗尽了伊万的所有体力,和心底的承受能力。基尔伯特没有告知就去执行的决断,实在让他难以思考。
 
“基尔伯特,你,你要做什么?”一口喘不上来,伊万猛烈地垂腰咳嗽,也只能继续跟着基尔伯特跑。
  
对方头也不回,毫无答意。
 
身后黑暗的林子化为一个巨大的黑洞,仿佛随时可能钻出怪物来撕咬他们的喉咙。伊万从来没有感到这么害怕过。

“基尔伯特。”连声音都颤抖了。
 
还是没有应答。
 
与其说是害怕黑暗,还不如讲是害怕寂静无言。
 
“别这样,基尔伯特,求你回答我。”被拉扯的手腕生疼,喉咙被沉默扼住。
 
“基尔伯特!”
 
对方猛地回头,竟然在笑。
 
伊万以为他看错了,愣愣地盯着他。
 
尖锐的虎牙露在外头,竟有些俏皮之意。基尔伯特轻挑眉角,加大了握手的力度。
 
“我们去寻找吧。”
 
“什么?”一时错愕。
 
“我们,去寻找星空与大地真正相遇的地方。”
 
——在那里,我们也可以无忧无虑地在一起了。
 
话音刚落,树林狭窄的小道突然开阔起来,原来他们已经到了山脚。大风“呼”地刮过,在一瞬间冲击着他们的身躯,掀起额发与衣角。
 
“真的……可以找到吗?”伊万喘着气断断续续地问道。
 
“相信我。”基尔伯特没有回头。
 
没过脚踝的多情的草还来不及牵住他们的腿脚,两人就早已飞奔而过。
 
朝着流星坠落的方向一路奔去,无问西东。
 
—— 我们,去寻找星空与大地真正相遇的地方。
 
伊万在心里不断重复着这句话。
 
——我们,去寻找星空与大地真正相遇的地方。
 
心下不留神,跨大的左脚绊住了基尔伯特的左脚,双双扑地。
 
“嘶,啊……”基尔伯特仰躺着,按搓着脑后勺的锐痛。他睁开眼睛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笨熊。
 
表情因为疼痛而扭曲,皱起的眉头表现出内心的委屈,几根杂草粘在头侧,一副狼狈模样。
 
然而,一双魅紫眼眸犹如与星空融为一体,眼底流动着比流星还有闪耀的光芒。
 
基尔伯特想要支撑起身子,突然抬眼看见了伊万背后露出的双星的留影,猛地按住伊万的肩膀大呼着:“双星出现了!”

伊万笑道:“我看到了。它们在你的眼睛里。”  
 
两点星光犹如幸福依偎着的情侣在公园里散步,又像是温柔相待的老夫老妻相互搀扶走完全程。近距离相对的脸颊,两人呼出的热气相融在一起,眼前的男子正瞪大眼睛瞅着自己,伊万敲敲他的脑门,见他闭眼躲避而扑哧一声笑出来。
 
基尔伯特的力气似乎被抽离了,他瘫倒在地上,伊万也趴着不动,两人似乎都累坏了,但看着对方傻气满满的模样,又哈哈大笑起来。
 
基尔伯特微笑着伸手轻轻掸掉对方脸上的灰与草根,却被伊万按住手腕,然后突如其来的的深吻覆压上来。
 
伊万宽大的手掌握住基尔伯特的腕臂,温柔地啃咬着对方的嘴唇。基尔伯特的另一只手探出来搂住伊万的背部,摩擦着,紧紧地贴着,仿佛要将两人粘在一起似的。他们的呼吸一起一伏。
 
他们在安静地接吻。
  
突然,一阵爆炸声轰鸣夜空,世界瞬间变得明亮,七彩的碎光像是庆贺的彩带飘落,消散在黑暗的魅焰之中,接连不断的烟花,轻如棉絮柔似细雨的吻,他们的爱,身披禁/色。
 
    
  
背后是美丽的流星雨,眼前是我最爱的你。
  
我们就在这星空与大地的交界上享受着幸福的悠然。
  
  
  
【END】
   
   
   
【傻里傻气的短对话】
基尔伯特:伊万,我们去看流星吧。
伊万掏出了他的水管:好啊。
  
※然后普爷真的在家里看到流星了。
  
  
  


评论
热度 ( 48 )
  1. Cruz玖九悦心 转载了此文字
    谢谢99!写的那么美我都要沉浸在哪篇文字架构而起的星空之下了!我永远喜欢99!(暴风哭泣)
  2. 妫潞玖九悦心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百日雪兔集聚地
    这种气氛最适合……看浪漫的星星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