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兔♥爱情公寓

欢迎来到,雪兔♥爱情公寓
(前百日雪兔聚集地)
感谢您的光临

【百日雪兔/Day57】冰川行至

很美,一如既往的美好!

咿:

 @百日雪兔集聚地 


时间是乱的 稍微想了一下以后删掉了很多很多内容。






    “他们曾经问本大爷是否曾谋杀伊丽莎白,却不知道我那时候仅有皮骨,而无血肉,风雨飘摇,岌岌可危,路易。若是深受创伤,今天你我便会死去,等待复生,那时候我们不同,掏出心脏仍然可以言笑,仅剩骨架也可以行走,而如今神迹和传说已经离去了……到最后,你我都会死的,她也一样。”


    “哥哥……”


    “……那时只是本大爷不明白,没有杀死她,幸而衰弱与疾病替本大爷动了手。没有。但是……”


    “……哥哥……”


    “一切都还有转机。对……什么都可以解决。路易,路易。倾向于重现成功的经历并无过错。什么事都是这样,埃枪子和吃李子布丁一样,可能会死,但也可能不会……你我难以预料。但是对于复制成功有所愿望这并无过错。本大爷会尽一切努力。是这样,对,直到最后一刻。路易,你明白吗,这里有简单易行的办法……值得一试的办法……”


    “……哥哥!”


    “别那样看着我,本大爷没有疯……不要顺从它,什么时候都不要顺从它,现在也没有到那个时候,你得活下来,是不是?我说,本大爷可以轻松地做到这个——你明白吗,这是绝对可以达成的,立竿见影的办法——”


    “哥哥!”


    “——谋杀俄罗斯帝国。”


*


    他伸出手把他拽上来。基尔伯特是在战壕里面找到的,前两天下了雨,洼地里仍然是湿的,泥巴沾透了衣服,一开始觉得湿冷又黏,可是被身体捂热了烘干了,就好受很多。所以他把他轮到地上。柯尼斯堡,柯尼斯,他有一段时间没来过了。他觉得自己好像总是在打捞基尔伯特,但其实仔细一想,最多不过两三次。但他觉得这个动作熟悉极了,就像基尔伯特。


    他在他边上坐下来。这儿没有人。他只好看看基尔伯特的脸——他快要看厌了。他在变老(显然地、并非容颜),但是基尔伯特好像没有似的——好像和几百年前一样,在他们的孩童时候,那些如履薄冰的时候——但他自己清楚,他们已经很多很多年不像从前那样剑拔弩张地说话,不再费心掩饰自己的脆弱——以为彼此都太了解。基尔伯特上一次同他作战是一百年前,德国人甚至很久没有和任何人打仗——最近的一次还是四十年前,五十年前。


    也是那个时候,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大概是重生了一次。但是伊万·布拉金斯基一直没有,他估摸着他一醒过来就要嘲笑他像罗德里赫一样老得松松垮垮。


    两百年——差不多是两百年。他们已经拥有欧罗巴很久很久。久到欧罗巴变得这样小,曾经从属他们母神的辽阔土地,变得甚至不足以她所有的孩子栖居。久到一切神秘在此处快速消退,煤和石油成为新的黄金。久到这一场战争终于不得不来临——


    基尔伯特睁眼了。


    “你还真敢来。”他慢慢地撑起身子来,“本大爷明天就赶你回去。”


    “好啊,我等你。”他从大衣里给他摸一支烟。基尔伯特从善如流地接过去了。


    “你他妈还真快。”


    “嗯,让你没反应过来吧。”


    “干。”基尔伯特抽不动烟的,白茫茫的焦油汽从嘴里进去又出来,不过去肺。他问他有没有什么东西可读的,伊万·布拉金斯基说只有信。他从怀里摸出皱巴巴的纸。他们两个,什么时候能这样温和地坐在一起了,真奇怪。


    “你刚从西线回来?”


    “废话,赶着回来收拾你——明天就送你回家。”


    “你见到谁了?”


    “还能有谁?弗朗西斯·波诺弗瓦。”


    “他说了什么吗?”


    基尔伯特打开折叠好的信纸,信当然是个年轻男孩写的:“他说‘旧欧洲完蛋啦’!”


    他想起弗朗西斯的蓝眼睛:最后一点浪漫要结束了,不确定性灭绝了,基尔,我们终于要失去最后的骑士、诗人和炼金术士。你看,基尔,我们曾经相信的东西都错了——那个男人肯定有一瞬间相信认为科技和制度的进化会解决人类社会的一切问题,他肯定一年当中曾有三百六十天充满热情和希望,傻瓜,傻瓜。


    “这小子喜欢的姑娘叫卡佳。”


    “嗯。”


    “嗯……他说他受了点轻伤……怎么就死啦?”基尔伯特扬扬手里的纸。伊万·布拉金斯基先看着鞋尖儿,又冲他笑。


    “感染啦,发起烧来一天就没了。”他看看基尔伯特,他用小指夹着烟,他挺怕他把信纸烧出洞的,“你也是,就泡在泥水里面,还是我把你捞出来的呢。”


    “那真是谢谢你。”基尔伯特翻了个面,“嗯……嗯……‘我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你,你像向日葵花儿一样美丽’……你这么喜欢向日葵啊?”


    “当然啊……没有那么怕冷……有油也很好。天那么冷,油和糖能让人吃饱肚子。”


    “能让人活下来。”


    “对呀,活下来。”


    他们两个看着对方的眼睛,轻轻地笑起来。言语同黄油和砂糖都相似,发出烘焙的芬芳。“leben”和“жизнь”,两个短短的词语,像曲奇饼干一样被反复交换。他们像小孩子一样笑,基尔伯特露出了虎牙,眼睛藏在头发的影子里。


    “我们还是不要嘲笑人家的心意吧,毕竟这可是在向喜欢的姑娘表明心迹呀。”


    “这可真是……”基尔伯特咕咕咕地笑起来,笑着笑着没了声。他低下头,“这就很好啦。你我都不值一提,死了和活着没有差别。天空,冰川,风,星星,都好,谁他妈要记得我们。如果他们——我们再不能认可彼此的价值——”


    他又扑通一声倒下去了,睡在柯尼斯堡的土地上。他的话都没有说完。伊万抬头看看,天上有很多云,他边上修着堡垒,但地上的沙子里有很多碎石——冰川曾经来过。


    他很安静地看他一会。


    “——那你呢?你愿不愿意认可我的价值,赞美我的存在呢?”他似乎是开玩笑一样地问,他可以看见基尔伯特额发稍微长了,几乎触到眉毛,那一双眼睛轻轻阖着,洁白如石膏的颈项绵延至衣领里面。他站起来,这样离基尔伯特远很多,他笑着,低着头,慢慢地走开。对方依旧躺在地上,他和他说话,不知道他听不听得见:“你不要笑话我——我也曾向你表明心迹:我说,在我们那里的东边,在很远很远的地方,雪像沙子。”


*


    这一段得走链接。应该没问题,要是还有问题的话周末回家以后我再解决qaq。


*


    他躺在地上,慢慢抬起眼睛,没有人看见他。于是他站起来。在互相厮打的人们之间穿过,在挥舞着没有子弹的机枪的人们之间穿过,在甚至抓着火箭炮胡乱开炮的人们之间穿过。他在爆炸声、扫射声、冷兵器敲击声、咒骂声、呼喊声、哀号声和年轻的男孩们摔下楼去的噗噗声之中分辨出来:他脚下滚动的弹壳叮叮当当像是沙子。他踩着破碎的手雷壳儿和水泥碎块来到帝国大厦的顶端,没有一双眼睛看见他。


    除了那一对艳红色的星子——哪怕此刻疯狂是这栋楼的另一个名字,那一切声响也都在此处隔绝。那红色的星辰望穿七百年的冬天静静地看着他,柏林今日的第一束阳光落在里面。


    ——基尔伯特早在等他了。


    他站在那里看他,没有笑。他像繁花覆盖的大理石台阶,新叶如同失重的青铜漂浮在上面,苹果花与冬青树于此繁盛,甜豌豆亦能萌蘖。他听见这城里每一处都有雄兽撕斗的怒号,每一处门楣每一处屋檐每一处墙角都在火药和金属之中化为碎屑泥尘。枪支和弹药的碎片,坦克与火炮的残骸,木材和水泥的断块连同死人遗骨堆积六英尺,此后这城中的人们将三月不能行路。他记得两百年前,基尔伯特带他看过柏林郊外的白色花朵,在那之前五百年的战火未能使之销敛声息——今天他站在这儿看向那个方向,那儿已经没了森林,成为了今天的战场,而明天将成为遗迹。那上面曾经修建过村社,曾经修建过居民房屋,或许曾经修建过被认为一切未来希望的烟囱与工厂,也可能曾修建过集中营,但布拉金斯基仍然记得,那天他吻了基尔伯特递过来的洁白花朵——并赞它为“无坚不摧的美丽”。


    如今只有基尔伯特仍然在这,今天柏林第一束阳光落在他眼里。伊万·布拉金斯基突然想起来,他这样说过:


    “为我念一段诺瓦利斯吧,基尔伯特。”





——Was sollen wir auf dieser Welt
Mit unsrer Lieb und Treue. 
Das Alte wird hintangestellt, 
Was soll uns dann das Neue. 


对于这个世界,我们应该付出爱与忠诚。 
老者将要归去, 而新人延续故事。 



    “不,不是这样。”他曾轻轻地摇着头,坚如铁石的两双眼睛碰撞在一起,迸溅出无数星辰。他摇着头把他按到怀里,他伸手拥抱他,他曾感受到在黑色空气中互相交换着的,肌肤的温度。他轻轻、轻轻摇着头,于是像是眼泪的东西曾垂悬于他新蜕下壳的眼睛边上——像是抗拒着已知的结局那样。


    他听见他笑了,他感觉到他在艰难的吞吐之间伸手轻轻梳理他的头发——就像最为温柔的爱人会做的那个样子——他听见从他那破碎沙哑的喉咙里面来管风琴一般的语句:啊,好啊。



——Die Sternwelt wird zerfließen
Zum goldnen Lebenswein, 
Wir werden sie genießen
Und lichte Sterne sein. ,


满天星辰融入金色的生命之酒, 
我们品尝着,把星辰点亮。



    像是眼泪的东西落下来,落在地上,在地上没了痕迹。更多,更多透明的液体曾经从他的眼睛里流淌出来,如同一道被禁锢于此千余年的星河。——是这样的……是这样的。我们都要死去,但现在……现在我不需要后继者的故事,不需要全部人类的故事,你我已经写下足够漫长的诗篇,无论在何处结尾都足够壮美。而这一节这是于前人于来者于那些过于漫长和沉重的往昔都无关的故事。那是你我所领悟到的你的金色的星辰与我的花火,基尔伯特。在死亡来临那一日,画上句号的时候,到时候我会说,我写过你的诗,你也写过我的诗,我们的。


    如今死亡就要来了。


    “为什么你确定就是这一次呢?此前也有过很多次类似的状况,你……并不一定要这么做。”


    他对他微笑了。


    “你明白的。”他微微低着头,看着布拉金斯基胸口几枚做工不甚精良的勋章。他在笑,“——万尼亚。”


    他不见了。在伊万·布拉金斯基反应过来之前。向后栽倒,摔下了楼。这是很快的,以至于在一切发生之后,对方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伊万·布拉金斯基站起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他跪倒的。他像是等着看到什么那样,看着那个方向,太阳快要从那里出来了,他觉得这时候该有什么鸟儿从那个方向飞起来,被阳光漆成金色。应该是只鹰,但也很有可能是只鸽子,就算是麻雀在这场景下也很感人,但是什么都没有。这城里已经没有会飞翔的生灵栖居。他向那边走过去,天幕在他眼里颤抖和旋转,他才发现他不停地被自己的靴子绊到。


    那下面什么都没有,没有血,没有尸体,没有那个石膏一般的躯体化作的一滩白垩和两颗琉璃。他没看清楚他那时候的动作和神情。他都没有说再见,再见,基尔伯特。伊万·布拉金斯基看见勃兰登堡门上的尼克还在那儿,她曾被夺去巴黎又返还回这里——她脚下是依旧对阵着的狂暴的人群,椴树花年年盛开的道路上铺满废墟。然而在遥远的此处一切都安静的很,没有声音。金色的阳光透过地平线下来,一切残败景象都再看不见,熔铸成鎏金的殿堂。风里摇晃着很多年前,远方山谷中开出的葡萄花的声响,它们说:罗马人正在利帕里,他们将吊桥接上迦太基人的船舷,正如乌鸦伸出黑色的喙。他们要赢取西西里呀。


    ——就像从帕拉蒂尼山上俯瞰罗马——我是说,如果繁星每隔千年才出现一晚,他就将如今天这般地景仰与崇拜,并世代保留上帝之城的回忆。


    他很木然地抬起头,看见一轮湿漉漉的太阳。从那个方向升起来,轻轻地像花儿一样飞起来,金红色。


    很多很多年以后,十年,二十年,五十年,等到伊万·布拉金斯基再一次衰老,老到他不得不躲到列宁格勒的远郊,人们种植土豆和黑麦的地方——那里的人们不清楚冰川为何物——会有集体农庄员的女儿,一个还说不清话的孩子递给他一片金红色的玻璃。他会听见雪下面雷鸟和伶鼬弄出的响动,他会一边安慰自己一起都还会好起来,一边漫不经心地想去他们曾用炼金的方式炼制玻璃,制成的晶体小块如宝石,嵌成美丽的玻璃花窗——而如今这儿已经没有炼金术士,人们甚至也不再去教堂,工厂里头的玻璃凝固在池窑中,大块透明纤薄如冰——


    这时候他会猛然凝神,因为他对着太阳看了看那被磨得光滑的小玩意,他看见半个名字:“……万·布拉金……”他会恍然于那些硬直的笔画,与它的色彩——要是他还记得那七百年一个又一个白昼和黑夜,他还记得那些雪花像沙子和星星,我们所熟知的这个男人就会幡然醒悟:


    那是爱人的眼睛。



评论
热度 ( 34 )
  1. 妫潞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雪兔♥爱情公寓
    很美,一如既往的美好!
  2. 松萝挂在树枝上 转载了此文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