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兔♥爱情公寓

欢迎来到,雪兔♥爱情公寓
(前百日雪兔聚集地)
感谢您的光临

【百日雪兔Day66】

来自 @小丑丑丑丑丑 太太的文,因为某些技术问题由主页代发。
太太那种淡淡的忧伤感很美味呢。
作者的话:
首先在雪兔群里都没怎么说过话感觉很不好意思啦,谢谢大家带我玩!然后就是其实我属于写文写得蛮差的那种,一直一边写一边删,可是就是这样肯定还有很多看上去让人不舒服的地方希望大家多多包涵::>_<::真的不好意思!最后就是祝大家黑塔永不毕业啦

基尔伯特走在路上,看到街边蹲坐着一只猫。
他忍不住挠了挠自己的下巴,先是坚硬的V型骨头,然后是中间的软肉,他用力按上去,感受着它们默默反弹回来,他摸了摸,又摸了摸。啊,我已经不年轻了,他接着有点遗憾地想。
基尔伯特有一只白猫,基尔伯特曾经有一个同学,同学叫伊万,听名字是个俄罗斯人,猫也叫了伊万,但不是俄罗斯的猫。
猫右后腿上那块白毛里带着黑斑,但是不明显,只藏在大把的白色里,看上去像细碎的泥点子。基尔伯特听说猫不和人亲,自家的猫却从没有离家出走过,每天一睁眼,猫还在脚下,这可叫人有点着慌,他怕自己天天这么念着,最后倒是自己让猫被离家出走了。
它要是走了,它再找了一处人家,那家人肯定是一对新婚的夫妻,没有会玩弄它的孩子,整天沉浸在新获得的快乐里,它还有他们都很快乐,他们的快乐建立在社会的快乐上,还有永不停息的希望上。
他不再想下去,他有点难过起来,因为这样想就像他的家一点也不温暖一样,这跟他努力营造出的氛围完全不一样。就像基尔伯特其实不像表面表现出的那么讨厌伊万,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说出的事实。
紧接着他拐进尤露指定的小吃店里,女孩儿已经等着他了,进门时刚好正对着她的背影。有那么一瞬间基尔伯特恍惚了一下,他回忆起很多奇奇怪怪的画面,这间透明的玻璃房子里在逐渐灌满感情,随着夕阳西下闪烁着奇幻的光,还有遨游在半空的金鱼,柔软的身体像丝绸擦过耳畔。他走向尤露。他有点害怕地往前走着,他讨厌这种无法掌控的感觉。像某个午后猫咪在夕阳中踩在沙发上观察他,而他都看不清它的脸。
“脸色不好哦老兄,昨天熬夜了?”尤露偏过头看了眼他。他突然深深羡慕起这个女孩来,他陷入一种无法抑制的悲观中,他像潜藏在一堆代号里的透明人,而现在终于有一个活人辨认出他了,她此刻简直像个温柔的女护士,在嗡嗡作响的空调声中,他迎来了春天的麦田,他不由自主地微笑着。
“是啊,咖啡喝多了,你有意见吗?”他装作凶猛地对女孩子说,女孩大笑起来。
他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或者什么感觉也没有。不过当时他记起来很久以前有个人曾经对他说过类似的话,当时他垂头丧气的,为了什么呢?不记得了。伊万坐在他旁边,刚好够张口叫他,又不显得急切。他伸出手扶向基尔伯特的肩膀,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狠狠地停在半空中,可能他觉得他们其实没有这么亲密吧。这个动作使伊万的身体晃动了一下,稳住后他迅速贴近了他,然后他低头找基尔伯特的目光。他像个婴儿被他圈在怀里,而这不会让人觉得不安。
“哈哈,好吧,不过看你这个样子,需要点冰块清醒下吗先生?”眼前的女孩推了一下头上的警帽暗示自己的身份。
“不用了,要问快问吧。”
“你跟伊万多久没见过了?”她单刀直入打算杀个措手不及。
“……十几年吧,记不太清了,一般人是什么时候毕业的来着?”他漫不经心地回复。
女警的肩膀垂下了一点,但是声音还是很精神:“那最近有联络过吗?”
“同学而已,平时不联系,不好意思哈。”基尔伯特挠挠头瞥了女警一眼。
“……呃,那伊万·布拉金斯基先生初中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呢?好像您是他的同桌吧?描述一下可以吗?”女警看来心有不甘地问道。
“他啊……他就是个胆小鬼。”基尔伯特想了一会。
“……明明长得挺好,成绩也好,但是总是觉得自己很差劲,天啊我没法说他。
“每次都是以为自己被欺负了来找我哭,找我有什么用啊,你说,被女生挤兑是欺负吗?又不是间谍,人家想做的到底是什么大家都清楚。我长得这么凶,他还老是拿我威胁小女生,唉,不过毕竟是年纪小嘛,虽然他当时害得女生都讨厌我,但是我们玩得还是很好,差不多就这么回事。”
不过是一个讨厌鬼和一个启明星的故事而已,就这么回事。
他颤颤巍巍地伫立在房子的角落里,色厉内荏地嚎叫着,然后玻璃房子里便灌满了水,他说不话来,他摩挲着眼前的墙壁,但是不拍打它,他怕疼。眼看着大家都在畅游着,他只好游起来,他游得很慢,但是他很凶,不允许别人说他慢,而他学得确实有模有样的,大家都不笑他了,就只是讨厌他。
“……嗯,请问您有他的照片吗,随便什么都行,照到他了就行。”警官在笔记上涂涂写写,然后抬起头问。
“我可以回家找找,不过这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基尔伯特勉强地笑了一下。
接下来一段沉默,他突然了解到他应该说些什么,他神经质地颤抖了一下。他想起来他遇到过很多这样的时刻,他们在期许他说些什么,这时必须要开口了,可是他一点也不健谈,一点也不想说话,他也不想看到对方脸上一点点的变化,从来都是这样,他有点恼怒起来,他们只想着自己。
他怀念着以前静静地蜷缩在角落的感觉,它给他安全感,但没法给他支持下去的勇气,他只好跑进海里,他自发地游起来,他沉沉浮浮,但是终于游起来。
伊万坐在他身旁,而不久之前他低下头找寻他的目光。伊万也许很喜欢这样的接触——他碰了一下他的指尖。
那个冬天很冷,他的手来不及捂热。
基尔伯特有点尴尬并带着报复般的快意抽出手阻止他的触碰,他猜他会知难而退,对基尔伯特而言,回到原来玩闹的气氛会更让人痛苦。
他的手随着他的上升,以比他更快的速度再次覆盖他的指尖,他没有握紧,但是基尔伯特迟疑地停下来,他的手轻轻握着他的。有点奇妙,他打心底里原谅了周围一切。
“据我所知,您和伊万先生似乎是……恋人?”
“很久以前的事儿了,现在早就不联系了。”基尔伯特被戳破了伤疤急切地回复。
“这么问或许很唐突,但是,可以问一下为什么要分开吗?”
他一下子失去了力气:“只是很久没有联系。”
他的嘴唇开开合合,或许他当时说了些让人快乐的话,伊万笑了起来,眯起眼睛,面颊放松,双耳略微后贴。他的眼睛很灵活,很漂亮,基尔伯特现在还能记起来他以前的神气。
后来他们并没有再也不能相见,也没有把对方放在心底,很奇怪,他一次又一次地路过了他。他的双眼渐渐地变得呆板而无生气。
如果可以,基尔伯特还是希望让出肩膀,而他紧围着他,然而没有了。那唯一一次融雪的融化,即使伊万一言不发,也足够让他的那片土地泪流满面。
“有件事也许该让您知道,伊万先生遭遇了意外。”临走前她说,大眼睛带着同情。
他很想说这跟他没有关系了,他的身边早就没有了他的痕迹。但是他没有说出来,这是他最后一次错过他了。望着女孩的背影他想着,或许伊万从来没有变,变的只是他自己。

评论
热度 ( 21 )
  1. 小丑丑丑丑丑雪兔♥爱情公寓 转载了此文字
    (›´ω`‹ )可能在早就安排好的活动的那一天一定会有意外就是我毕生的flag了吧。。(于是决定悄咪...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