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兔♥爱情公寓

欢迎来到,雪兔♥爱情公寓
(前百日雪兔聚集地)
感谢您的光临

【百日雪兔/DAY81】守林人

是唧唧口味的混着玻璃渣的糖QAQ一如既往的美好而纯净的感情啊!超级棒了!

桐子鸡:

守林人

*ooc有,雪兔组

*守林人露和他的鹰普,老露注意,是新的尝试

*依旧是他人视角

*最近一直在想我是不是凉透了()

@百日雪兔集聚地 

 

 

 

 

 

 

 

 

 

 


大山的森林里有一座简陋的木屋,几十块光溜溜的岩石搭上二十根粗糙的树条,就像小时候曾看过的白雪公主绘本里老猎人窝居的地儿,若赶上天光明媚的时日,或许就会碰着一黛紫色眼眸的老头儿坐在屋前的小板凳上,喝着陈酒抽着烟,奶金色的头发在澄澈曦光下熠熠生辉。

但他既不是老猎人更不是小矮人,他叫伊万·布拉金斯基,是一位守林人。

或是因我天生就是个猴皮性子,枯闷时我常瞒着父母去那山林里头寻他。他虽偶尔会数落我几句,但也乐意捎上我去巡山,带我抓只野兔或拾颗野果,一路上念叨着他年轻时的往事。

他说他曾亲眼看见过黑鹰,那种翼展超过两米半,飞起来可以向狼王叫嚣的黑鹰。

我不信。这年头别说黑鹰了,就是一只普普通通的老鹰都会被人猎去图利,甭提见着一次该是有多幸运。

于是我怀疑地拿出手机,从网上挑了七八张图片让他指认。

他告诉我照片里都是死物。都不是他。

 

 

 

 

 

 

 

 

 

 


他第一次遇见那头黑鹰时,是在狂风暴雪的冬季。

那时他尚还年轻,身材高挑,面貌俊俏,说起话来笑得纯良,一做起事却杀伐决断,颇惹得邻里的姑娘们倾慕。只不过是为图生计上了一次山,正赶上是雪花纷飞,银装素裹,晶莹剔透的冰凌垂挂在光秃秃的枝桠时的日子,当他做足准备打开木门刚欲踏出一步,却发现自家门口的雪地上躺着一头血迹斑斑的黑鹰。

他是头一次见着过这么庞大的黑鹰,一霎时甚至还恍惚以为这便是祖辈口中代代相传的双头鹰。直待他定下心神走近凝眸去瞧上个一眼,虽确是只有一个头,身上的羽毛却是无论风雪相蚀也仍黑得透亮,刹那间让他移不开眼。

此刻这黑鹰早已奄奄一息,翅膀上汩汩流淌的鲜血染了一地又化成朵朵古紫色的矢车菊,想必是在风雪里煎熬已久。若趁此将它五花大绑再拿到去富人家里作标本,他余生说不定就不愁吃穿,伊万倒也不是没这样想过。但思来想去他最终还是败下阵来,气馁地苦笑了笑便把黑鹰抱回了家,替它清理好伤口,抹上自个儿珍藏的草药,再系好止血的绷带,用严实的被褥包裹好后他是疲惫得浑身酸痛,头一埋进枕头就安然入了梦乡。

待第二日旭日初升,他睡醒后的第一反应便是去瞧那黑鹰是否安好。然血迹仍在,鹰不见了,他揉了揉朦胧睡眼环顾四周,却发现屋内突兀地多出了一位银发青年。

你是谁。伊万警惕地问道。

青年身穿伊万的大衣,白嫩的手臂从松松垮垮的衣袖中露了出来,捞起灶头里蒸好的馒头便顺手朝伊万麻溜儿地扔去,还幸亏他手疾眼快,这烫手的馒头他算是稳妥地接住了。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

再抬眸,青年笑了,玫红色的眼眸弯弯眯成一条弧形的细线,伊万却一下心底了然。他清晰记得昨天那头黑鹰的眼珠子也是如青年这般红得清亮,再移开视线去瞧他背脊,果不其然,背部的关节上有一道较深的口子,如今看来却是要比昨日好多了。

“要我再重新帮你绑一次绷带吗?”

他不是没听过田螺姑娘的故事,也知道仙鹤报恩的传说。只是这打量来打量去,先不提基尔伯特擅自穿他大衣吃他粮食,就凭现在这幅傲慢神气盯着看伊万就莫名想凑一顿的脸,便知这人是被侍奉的主儿,能不给他惹事他都谢天谢地。

然话虽这么说,伊万下了床从抽屉里拿出消毒水棉签和新的绷带,不等基尔伯特发言自己便先动了手。敞开大衣露出基尔伯特结实的胸膛时,他先是愣了一愣,在对方疑惑地眨了眨眼睛后,他方才反应过来,手忙脚乱地替基尔伯特一圈又一圈缠好绷带。

一瞬间他脑海里浮现的既不是雄伟的双头鹰也不是貌美的少年郎,而是不知何处不知何地却只留得个望无边际的荒凉冰湖。窗外雪还在下,他系好后便起身将窗户关紧,不经意从缝隙中飘入进一朵毛绒绒的雪花,他权当是风雪无故人。

 

 

 

 

 

 

 

 

 

 


平日里基尔伯特惯作人形,但兴致一上来却总不由自主地化作了黑鹰,利爪在伊万肩头轻巧地一跃,扑哧一声双翼展开,活像大鹏翱翔一振翅便能激起三千里的云浪,自由自在叫人好生仰慕。然他伤口未愈又喜飞高飞远,耍帅也没帅够个三分钟就措不及防地直往下掉,伊万还得狼狈地边在灌木丛中乱跑边掂量着他大致会落在何处,往往鹰接住了,人却摔了个狗啃泥。

亦或是当基尔伯特肚子饿得咕咕叫时,扑棱几下便瞅着不远处有一头年幼的梅花鹿,他倒也不知自己现在几斤几两,没头没脑便英勇大无畏地直往搏斗,还是纠缠了好一阵子待伊万气喘吁吁地赶来挑起猎枪,瞄准小鹿让它一命呜呼,基尔伯特方变成人形喜滋滋地对着他笑。伊万数落他鲁莽,基尔伯特却堵起耳朵说不听,伊万道万一你伤口又裂开了怎么办,基尔伯特笑得潇洒,回这有什么可担心的,本大爷向来无所不能,还挡不住一只小鹿崽子了?于是伊万便开始闭着眼给他数他今天一共从天空上摔下过多少次,基尔伯特恼羞成怒力道一没拿捏好,便将人一脚踹下了山坡。

他将伊万带去了鲜少人知的湖泊,阳光下湖蓝色的水光像极了波光粼粼的克什米尔蓝宝石。原在伊万手臂上的他忽然凌空飞起,扬开巨大的双翅,俯冲至湖面后又迅速收拢双翅,利落地卷起水底下浑然不觉的鱼儿,再滑翔至伊万的身侧一刹那又化为了人形。他边抖抖身上的水珠,边笑着拎起手中挣扎的大鱼,得意道今晚加餐,好好感谢本大爷吧。伊万表面敷衍棒读道“是是是小基尔最厉害了”,心里头却着实被他飞翔的身姿给惊艳了一把。

日久天长基尔伯特是好酒供着好肉养着,身上的伤也渐渐痊愈,逐渐能飞得更远更高,伊万却时常想着这样岁月静好的日子还能维持多久。他看着他笑,看着他闹,看着他鼓起腮帮子砸吧咂嘴啃肉还伸过来一只肉腿子问他要不要吃,看着他展翅高飞翱翔于穹顶之上,却想起似是不属于这年华这流光,在遥远长河中黑鹫旗帜迎凌风飘扬,不自禁让他莫名其妙地鼻尖酸涩。

他不知这种情感是要被称作爱还是要被描述为“人生若只如初见”,只自知心里头无论如何也不想放基尔伯特走的执念是根深蒂固的。眼见着一日又一日他即将再无任何理由去挽留他,于是他终究还是把话问出了口,道,你要走了吗。

基尔伯特没有回答。

“和我一起离开这森林不好吗?山林外的世界比你想象中得还要热闹,我们可以等到夏日祭典的时候去放烟花,可以到海洋公园去看海豚和鲨鱼——”

伊万绞尽脑汁地去思考这人间到底还有些什么能让他心动的玩意儿。

“和我走,好吗?”

可到最后他已几近乞求。

“伊万。我走不了。我是属于这儿的。”

基尔伯特抬起头,对上他那双漂亮的,紫罗兰色的眼眸。

真喜欢呀。他想。

“我是属于这片土地的。无论以往,无论未来。无论千秋万代。”

“我只属于这。”

 

 

 

 

 

 

 

 

 

 


伊万想起儿时自己曾偷偷独自一人跑去集市。那儿可谓是奇珍异宝应有尽有,至少在当时年幼的他是这么认为。会自己转圈的机械小狗,沙漠里牵来的骆驼,可最让他无法移开半刻心神的,是一只被拴住了的鹰。

虽伤痕累累,虽受人折辱,它却丝毫不曾低下过自己的头颅,以孤傲的不屈睥睨众生。

他又想起他曾听父辈们说,临死的鹰都会朝着太阳飞去。越飞越高,越飞越高,直到最后,身上的血液集中,受到高空气压的作用,整个身体便会燃烧。这就是传说中的光化。

他清楚基尔伯特是留不住,是关不住,是锁不住,却还是狠下心来用铁链将这头黑鹰拴在了房里。他企盼能有一丝一毫的回心转意,他渴望他能念此屈从于他。三天三夜,他陪着他不吃不喝,既不出去,也不睡眠,就只是瞪大了眼睛坐在基尔伯特的面前,看着他。

看着他扑腾着翅膀挣扎,看着他鸟喙啄至磨损,看着他的脚踝被拖曳至鲜血汩汩流淌。

于是每每基尔伯特的身上损伤一处,他便自拿猎刀往自己手臂上划上一处。

活受罪,活煎熬。

但他倒底无能,不知已是第几个夜晚,他撑不住,败给了困意。

再醒来,基尔伯特已经不见了。

徒留满地血迹狼藉。

伊万发了疯一般冲出房屋跑到山林,满山遍野地去寻,天涯海角地去找,却在路途中撞见了一个猎人。

那位猎人一手拿着猎枪,一手抓着一只鹰。

他愣住了。

“怎,怎么了?想干架吗?”

猎人被他恐怖的气场给吓到了,战战兢兢欲狐假虎威。然良久见对方不出一言,猎人更慌得紧,猜想或许这手头上的鹰是这人的猎物,可却被自己先行打去了,现正气在头上。于是随意将鹰的尸体往前一扔,道。

“你要你便拿去吧!算我怕了你了!”

伊万仍只是安静地站在原地。

安静地看着死去的鹰。安静地说。

“这是死物。这不是他。”

 

 

 

 

 

 

 

 

 

 


“我只属于这。”

求不得便莫强求,可如今他却连求的机会也丢失得一干二净。

自那之后,伊万成为了守林人。

不知是为了守这一方林木,还是为了守自己的心上人。

 

 

 

 

 

 

 

 

 

 


大山的森林里有一座简陋的木屋,若赶上天光明媚的时日,或许就会碰着一黛紫色眼眸的老头儿坐在屋前的小板凳上,喝着陈酒抽着烟,奶金色的头发在澄澈曦光下熠熠生辉。

他在等他的黑鹰。

我在等他的救赎。

不知过了多久,直至我终于找到了借口,狂奔着离开了伊万的视线。

黑鹰出现了。

“伊万你看,那个是黑鹰吧。这么大风,还飞得这么高。”

“是,一定是,一定是他!”

伊万迷离已久的眼眸一下子变得神采奕奕,似是回到年轻时那双惹人倾慕的紫罗兰,直勾勾盯着远方那个模糊的影子。

他迎风跑着,心虚的我当时跑得绝对没有他快。

跑上山坡的那一刻他的双膝软了,不知是因为疲惫还是因为虔诚,亦或是更不可名状的爱恨情仇,他跪在了地上。

 

 

 

 

 

 

 

 

 

 


我始终没有敢告诉伊万,以后只要他想看,每天都可以去看黑鹰了。

因为只要花十块钱买两包零食,就可以雇佣一个放牛郎去山沟里放风筝。那种两米多宽的鸟型风筝在市面上已经很多了。

伊万已经老了,已经等得够久了,有轻微的白内障,远远望去定能以假乱真。

但这又有什么用呢。

成千上万个黑鹰,终究不是他的基尔伯特。

后来森林被政府规划为开发用地,木屋没了。

后来别说鹰,就连梅花鹿也见不着了。

后来伊万去世了。

埋葬他的那一天,我决定要以天葬的方式去祭奠他。

于是就在那一天,我亲眼看见了黑鹰。

是那种翼展超过两米半,飞起来可以向狼王叫嚣的黑鹰。

它久久盘旋在苍穹上,不曾离去。

“基尔伯特——”

我仰起头,对着遥远的黑鹰大喊。

“你一定要好好地带着他到天上——”

“好好地带他轮回转世——”

“好好地,一同去往来生……”

喊到最后我已是嘶声力竭,不知为何却兀自泪流满面。

穹顶上没有回答。

 

 

 

 

 

 

 

 

 

 

FIN.


评论
热度 ( 35 )
  1. 松萝挂在树枝上桐子鸡 转载了此文字
  2. 沈钰gyoku桐子鸡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雪兔♥爱情公寓
    是唧唧口味的混着玻璃渣的糖QAQ一如既往的美好而纯净的感情啊!超级棒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