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兔♥爱情公寓

欢迎来到,雪兔♥爱情公寓
(前百日雪兔聚集地)
感谢您的光临

【百日雪兔/DAY91】云端见

不再是一个人……这个氛围实在是太美太美。
给太太打call

桐子鸡:

云端见
*ooc有,雪兔组
*第一人称露视角
*又名两个绝症病人的历险记
*@百日雪兔集聚地 










当我数到第九十九片落叶从光秃秃的枝桠上摇摇晃晃飘落而下,亲眼看着它被寒风蹂躏却丝毫无缚鸡之力,摔断了叶脉又折了腰骨头,最后仍只得平平淡淡归于尘土,于是我对隔壁病床的基尔伯特说,我们离开这吧。
“去哪儿?”
他没有抬头看我,只是手中普希金的诗集被翻到了下一页,恰恰是那首著名的囚徒。
我笑了,闭着眼装模作样地清了清喉咙,抑扬顿挫地念着诗:“我们原是自由飞翔的鸟”,却是在连下一个音节都还未来得及发出之时,基尔伯特就对准我的脸迎头扔来那本不能再更厚重的诗集,别提把我鼻子揍得有多疼了。他挑眉问我口口声声说离开又准备了些什么,我得意洋洋地翻身下床,从床头底下拉出一个装着五瓶伏特加和十盒chef泡面的纸箱,果不其然被他无情鄙视。
“想离开这儿是吧?”
“是。”
我小鸡啄米般连连点头。
基尔伯特笑得嘚瑟,紫红色眼眸里藏着掖着的那一点点儿显摆都快飘到眉毛梢去了。“那你赶紧收拾收拾,十五分钟后我们就出发”,他从抽屉里取出签字笔,在纸巾上行云流水地写下:“正在历险中”,满意地端赏几秒后,又往纸巾上添了一个欠揍笑脸的表情。
当时的我是一脸懵逼,直至他笑盈盈地对我甩了甩手中闪闪发亮的车钥匙,我才恍然大悟这混账东西早在百八十年前就计谋着偷他弟的车从这鬼地方逃之夭夭了。










我这一代,是送终世代。
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有这么多活生生的生命,人口膨胀土地矛盾资源短缺等等,诸如此类自然也少不了绝症病人的激增。虽说现在科技发达甚至还可以干出修改人类基因这类逆天改命的事儿了,但活着本就是件艰难的累人活,跟我念一遍车房钱保证你头都大——如果一个孩子没办法承担病人的生活,十几个兄弟姐妹也一样有办法推卸责任,大家吃相都很难看,人艰不拆岂不是人人都好。
基尔伯特一边忘我地哼着歌一边手握着方向盘,我打又不敢打他求他别唱他又充耳不闻,只好苦了自己紧紧堵着耳朵大声朝他喊道:“你有驾照吗——”
“遇见交警调头就跑呗,本大爷都不怂你怂个啥”,他气定闲神仿佛下一秒就羽化成仙,我慌得不行生怕下一秒将命丧黄泉,每每经过大型车的时候先提前感受到了心脏骤停的滋味。
[六百米后请靠左]
看来司机不靠谱,车子自己也有警觉。
“我靠我哪知道六百米是多少啊?!”
“什么你掂量一下不就成了——等等等等基尔你不要转那么快啊!”
[向右,然后微向左]
“蠢熊我们现在南下还是北上?”
“我怎么知道,去哪儿都没决定不是吗。”
“什么你原来压根就没想过的吗没决定去哪你说屁离开医院啊!”
“你自己一早就偷了路德车钥匙还好意思说我?喂喂喂看路看路看路是黄灯啊!”
随着一阵紧急的急刹车,车是稳稳当当停在了停靠区后,而我就差那么一厘米的距离将撞上结结实实的车窗。一个老人以蜗牛般的速度穿越斑马线,我怀疑他的膝盖骨是不是被锁着了,三十秒只走了三格白线,这会儿却转绿灯了。
“叭叭——”
后面的车子在按喇叭,而老人还有两格白线的距离。
我没有说话。基尔伯特也没有出声。他甚至又再次悠闲地哼起了小曲儿。
“别别别,车喇叭就够吵了,我还不想我耳朵这么快就聋了。”
在他发声之前我手疾眼快地先赌上了他的嘴。
“叭叭叭叭叭叭。”
“我们以后也会变成那样吧。”我望着过马路的老人说。
结果是我们陪老人一起过了三个红灯,等他走完这段,还剩下另一段漫漫长征。
“蠢,我们没有以后了。”
基尔伯特这样说时,我却豁然醒悟般笑了。










“去哪儿?”我问。
“去大海吧。这城市是有大海的,你一直嚷嚷着说想要去看,不是吗?”
基尔伯特漫不经心地道。










三更半夜高速路,基尔伯特把车停在了服务站里。我从车后座抱下了两大床医院捎来的棉被,基尔伯特拎着两瓶伏特加和两盒泡面,泡好热水之后坐在长椅上向我挥手。
服务站只有一家二十四小时便利店还亮着灯,值夜班的小姑娘或是瞧见两个穿着病号服的大男人凌晨三点裹着棉被吃泡面着实稀奇,兴致勃勃地从店里跑了出来,一屁股便坐在了基尔伯特的身旁。基尔伯特忍不住数落道小姑娘家家的还是要小心才好,姑娘笑得欢喜,说我俩长得这么帅,看着就不是张坏人脸。
她说其实这份守夜班的工作她也不愿意做,安不安全她怎会不知,只是这年头工作难找,钱更难赚,她实在迫不得已。她又说到老家的爷爷在冬天去世了,或许是因为天气寒冷,爷爷熬不过去了,但因为她这才刚从老家回来,父母嫌麻烦,不肯让她再回去了。
冬天不是人最容易死的季节,春天才是,万物生长那都是骗人的,春天忽冷忽热,人的血管不是那么有弹性,心脏血管收缩还来不及舒张,忽然就这样死去了。但即使如此,我仍然是更喜欢春天。
我向小姑娘讨要两根烟花棒,她倒是慷慨,不仅一整包烟花棒送给了我,还附送了一个打火机,说是就当作陪她聊天的回礼。于是我寻了一处台阶坐下,独自一人点燃了两束烟花。
“你放烟花干什么?”
“医院给放烟花吗?”我反问道。
基尔伯特哑口无言,在我身旁挑了处干净的地儿去坐。
“庙会里的那些烟花更好看呢。”
我把手中的另一束烟花递给他,他皱着眉头地把烟花接了过来,我猜他内心一定在埋怨“本大爷干嘛要陪这头蠢熊在高速路上放烟花”。
转瞬即逝的花火像极了纷纷扬扬的星屑,一刹那便是一方绚烂夺目的银河。当我点燃最后一根烟花棒时我忽然莫名其妙地鼻尖酸涩,我说你知道吗基尔,那个故事里的黑鹰眼睛就是烟火的颜色。
他说他知道,守林人和黑鹰的故事我已经讲过无数遍了,下一个。










深夜实在太过安静,阴森森的甚至让人毛骨悚然,活像在墓地里一样。
可下一秒我又想开了,即使是在墓地,无论是谁一样都死了。虽然我们还没断气,但活着也等于死了,因为我们喜欢的,讨厌的,记得的人都不在了,我们自己也很快就要被人遗忘了。
搞不好三秒后我就病发死去,想这么多给自己添堵干甚。于是我打开伏特加问基尔伯特:“你困吗?”
他哭笑不得,道:“你都打开两瓶酒了,有放我去睡觉的意思吗。”
记忆中我和基尔伯特似乎已经许久未曾像此刻这样碰杯举酒,长过头的岁月里我们的爱恨情仇纠缠不清,伤害到彼此毫无知觉也不愿就此罢休。一开始我只喝了一瓶,到后面两瓶,三瓶,基尔伯特实在看不下眼了,一脚把我的第四瓶伏特加踹烂,说:“你不能再喝了。”
我想我可能真的是醉了,脑子里播放喀秋莎嘴巴却牛头不对马嘴地絮絮叨叨。
“基尔我最近一直在做一个梦。我梦见你变老了,变成个丑不垃圾连路都走不了的傻老头,但我却不老不死,我却只能偷偷摸摸地去见你。不然要是被你知道了我怕不是会被你打死。”
“直到最后你去世了,老死的。我却什么也做不了。”
“我甚至连陪你一起走的资格都没有。”
我并没有发觉自己说着说着却早已哭得一塌糊涂,唯一还能感觉到的就只有基尔伯特像哄小孩一样帮我擦干净眼泪,好声细语地道:“蠢熊,我不就在这嘛。”










没到海边的时候我就一直在想,这趟是真的要去赴死了,十年后的我会同意我现在的选择吗?我不知道自己十年后会是一个怎样的人,就像软件更新,三十岁的我一定跟现在不一样,所以二十岁的我,无论是细胞血液皮肤还是脑皮层,只要是有可能存在灵魂的地方都可能会一不小心多出一个字节或少了一份文本。
那停止生命迹象与不停止又有什么区别,每天每天我们都会改变自己一点点,每天每天,我们都会死去一点点,最后,我们变成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人。
“不一样的,伊万。”
基尔伯特这样说,我却丝毫不能明白这几个字表达的意思。
直到我们到了大海,直到我光着脚站在沙滩上遥望彼方望不见尽头却望见了熠熠生辉的地平线,我突然就红了眼眶。不一样的,我其实一直都明白,就像苍穹与海洋,活着与死了到底是不一样的。
“基尔,深海之下是什么?”
他和我并肩站在一起。银白色的头发在旭日初升中染上了一层漂亮的金黄色的茫,紫红色的眼眸里是烟火也是人间。
“是云端。”
我笑了。这回儿是真实地,释然地笑了。
我和他命就止于此了,我和他病入膏肓无可救药。历史已容不下我们,时代也早已不再是我们的时代。
我们只可向生而死。
我牵着基尔伯特的手,他也紧握着我的手,我们一起向深海走去。
我说基尔我有点冷,他说没事,这回他不再是一个人,我也不再是一个人了。
于是我笑了。于是他也笑了。
我们彼此不说再见,我们之间去往来生,我们终将在云端相见。







FIN.










*苏解普灭
*勉强把百日的三篇文串起来了()




评论
热度 ( 45 )
  1. 妫潞桐子鸡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雪兔♥爱情公寓
    不再是一个人……这个氛围实在是太美太美。给太太打cal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