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兔♥爱情公寓

欢迎来到,雪兔♥爱情公寓
(前百日雪兔聚集地)
感谢您的光临

【百日雪兔day100】我們是否充滿信心面對任何挑戰,使婚姻一直往前走?

唯唯只想當隻鹹魚:

@百日雪兔集聚地 




「基爾,你愛我嗎?」厚實粗糙的掌心拂過雪白的後頸,受到刺激的人打了個不輕不重的哆嗦,拍開非法入侵的那隻手。

「嘖!你每次說這種不經過大腦的話都沒好事。想都別想,本大爺明天還有工作,沒時間陪你玩。」推了鼻梁上的黑框眼鏡,基爾伯特沒好氣的推開龐然大物,讓對方趁機而為的臉去和牆壁嘴對嘴。

「唔⋯⋯我才沒有不經大腦啊⋯⋯是很認真的想知道基爾愛不愛我。」伊凡嘟著嘴,對於方才冰冷的肢體接觸明顯感到不滿,原打算再接再勵再戰一回,被對方踩了一腳後只得委屈的縮在懶人沙發裡,任憑自己埋進細柔的酒紅色沙發。



這個顏色是伊凡選的:沈靜的酒紅和那人衝動的個性不太符合,但他那充滿熱情的雙眸卻鑲著這樣溫柔的顏色。
基爾伯特答應和他同居前,伊凡都用這張沙發沈思——偶爾一回家就撲上去抱著翻滾。兩人同居後伊凡也捨不得丟,吵架時都會把自己埋在沙發裡——總之是一件充滿回憶的傢俱。

「又再鬧什麼彆扭啦?」基爾伯特又好氣又好笑的做到懶人沙發鼓起的另一端,被伊凡壓得實實的稱不上柔軟。伊凡繼續埋在裡面當鴕鳥,基爾伯特騷了騷他的胳膊,伊凡爭執幾下後滾下沙發,目光依舊委屈。

「⋯⋯之前電視節目說過伴侶間的口角增加是離婚的前兆。」伊凡抱膝坐在柔軟的地毯上回答。

「科瑟瑟瑟瑟!為了那種節目擔心什麼的真像小孩子會做的事啊!」基爾伯特仰臥在沙發上,伴著狂妄的笑聲掛著頭。

「基爾明明知道我在擔心什麼。」伊凡反而笑了,笑得像冬陽中在田裡打滾的小孩。



基爾伯特不可能不知道他在說什麼。

畢竟是同性伴侶,能不能在給了對方一生承諾後,和對方白頭諧老。

雖然他們的頭髮都是白的。

「會擔心這種事真不像你,伊凡。」基爾伯特伸出手揉了揉伊凡稍嫌粗糙的髮絲,安慰有些低落的伴侶。




「愛不愛你什麼的難道不清楚嗎?笨熊?」

「本大爺會愛你直到咽下最後一口氣的,在那之前帥氣的和本大爺活著吧!」

评论
热度 ( 29 )
  1. 妫潞鮪魚很好吃不要生吃tuna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雪兔♥爱情公寓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