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兔♥爱情公寓

欢迎来到,雪兔♥爱情公寓
(前百日雪兔聚集地)
感谢您的光临

【百日雪兔day8/补挡】少年纪事(露普)

十万分感谢!!!

Cruz:

☇帮忙补上day8的文章




 @百日雪兔集聚地 




以下:




00.




──如果世界上真的有所谓的一见锺情,那麽你一定是我的命中注定。




01.




基尔伯特怀裡抱着一个小小的方形盒子,他快步跑过吵杂的教学楼,经过三三两两小情侣聚集的中庭花园,路上被不知到哪班的导师大声斥责了不要在校园内奔跑后而改成了快走。他眨了下因汗水滑落而显得湿漉漉的眼,眼瞳内始终都带着笑意。




「哟,基尔,又要去找他啊?」


「哈哈哈,基尔也太死缠烂打了吧,小心这样人家会讨厌你唷!」


「呐呐、要是他又拒绝你了,基尔就来找我吧,我可以喔!」


「你闭嘴吧,什麽时候轮得到你了哈哈哈哈」




经过某间教室时,有几个声音嘻笑着大声呼喊了些什麽,基尔伯特没有停下脚步,他只是稍微回过头给了一个笑容,并且毫不吝啬的空出左手给了那些人一个中指。




他走的很急,每天每天他都在疑惑为什麽校方会将三年级的教学楼与二年级的教学楼分别安排在相隔最遥远的两个方向。午休时间也才短短一个小时,光是从自己的教室走到对方的教室都要花费上五分多钟,来回就要十分钟,这看似短短的十分钟对于一个恋爱中的人来说可是异常宝贵的十分钟啊!




「伊凡!」好不容易终于抵达二年级的教学楼,基尔伯特推开2-1的门,对着裡头基本已经都习惯他到来的学弟妹们喊,而他的目光只是定定的放在教室内最后一排靠窗的那人身上,他扬起手中的小方盒,笑着说道:「一起吃饭吧!」




02.




「基尔学长你还真有恆心。」伊凡夹起一块被煎得恰到好处玉子烧,焦香与蛋香散发着令人垂涎的气息,一口咬下还带着丝丝甜味,是自己喜欢的甜味玉子烧。「天天往二年级这裡跑,感觉好累啊。」


「就是啊,真的很累,我就是不明白校方干嘛让二三年级的教学楼隔那麽远。」说起自己天天跑这段距离,基尔伯特单手撑着脸颊,十分苦恼的小小哀嚎了声。


「那麽,」伊凡笑问:「乾脆不要来了吧?」


「欸?」基尔伯特愣了下,看着伊凡那脸不带任何恶意与玩笑意味的笑容,他眨眨眼,接着笑着拒绝:「不行啊,我还没追到你呢,怎麽可以被这小小的困难绊倒!」




看着基尔伯特乐天的发言与笑脸,伊凡脸上的笑意消失了一秒,他低下头夹了块玉子烧扔进基尔伯特嘴裡,直到基尔伯特表情微妙的嚥下了嘴裡的食物后他才又笑了开来。他知道基尔伯特不怎麽喜欢吃甜的食物,会做甜味玉子烧只是因为他某天曾无意间说出自己喜欢罢了。




基尔伯特脸上的表情明显表现出心裡所想,但伊凡就是偏偏还要刻意笑着问一句:「好吃吗?」


「我不喜欢。」基尔伯特也诚实的回应,他一向不擅长也不喜欢说谎。「不过既然是你亲手喂我的,我还是勉强吞下去了。」


「你真是个奇怪的人。」对此伊凡是如此评价。「到底为什麽会喜欢我呢?」


基尔伯特看了眼伊凡,只是笑答:「可能因为我是个怪人吧。」




03.




三年级的课程安排的虽然紧凑,但自习时间也多。基尔伯特的班级并非升学班,比起升学班那些高材生们而言,他们班的课程大概就跟二年级时没什麽两样。在自习课上,班上的同学要嘛自顾自的做着习题练习,要嘛三五成群聊起天来,而基尔伯特则是跟自己的几个朋友们窝在小角落上打游戏。




基尔伯特操纵着手机萤幕内的人物疯狂奔跑,打到激动处总压抑不住声音吼了起来,每每都遭受班上其他人的白眼后又消停了会,但永远都撑不过两分钟,同样的嘶吼又会再次上演。




「基尔伯特。」巡堂的教师站在后门边双手抱臂,脸上面无表情的挑眉。「手机交出来,课后来找我领。」


「诶?等等、我正在打团啊!」基尔伯特话还没说完,身旁的损友立刻拿起他的手机恭敬的递到老师手上。基尔伯特看着老师潇洒离去的背影,他恨恨的转过去看着还笑得满脸讨好的友人:「……本大爷看清你了,以后别想着让我带你躺赢。」


友人立刻喊冤:「别啊基尔大哥!我这不是在帮你吗!」


「你帮个锤子,我只看到明晃晃的出卖!」


「哎,不是,这位基尔先生,你到底喜不喜欢那个高二的学弟?」


基尔伯特一愣,不晓得话题怎麽就转到了伊凡身上:「你这话题转的有点硬啊。」


「…难怪这麽久你跟他还只是学长学弟,连朋友都不算。」友人无奈的翻了个白眼,但还很耐心的循循开导:「刚刚的老师,知道是谁不?」


「你说罗维诺?我当然知道,他是我邻居呀。」说起这个罗维诺,基尔伯特就有好多趣事分享:「我跟你说,你别看他在学校裡一副精英教师的模样,其实他──」


「我的天,基尔伯特,你再这样下去真的要注孤生了。」最后友人还是先受不了,乾脆直接替基尔伯特解释:「那是2-1的班导师啊!你那个小学弟每天放学后都会去跟他们班导师讨论课业。」


「啊?」基尔伯特皱起眉,觉得有点问题:「伊凡功课不差啊,怎麽会需要每天被课后辅导?」


「…贝什米特同学,你的智商当真限制了你的世界观,不是每个课后找老师的都像你这样的好吗。人家资优生呢,听说是超前进度呢。」


对此基尔伯特就莫名的感到了骄傲:「那当然,伊凡是真的聪明。」紧接着他又发现了奇怪的地方:「等等,你为什麽会知道他每天放学后都去找罗维诺?该不会你──」


「停,求您了我的爷,我前阵子不是老翘课被班导领着后领教做人吗,那时候看到的。」




基尔伯特想想似乎还真有此事,倒也不再多问。他理了理思绪,手机被罗维诺没收了,罗维诺要他课后去领,倒时候肯定躲不了一顿冗长的开导或着一份冗长的悔过书。而伊凡课后都会去找罗维诺,也就代表……课后时间他会有很长一段时间能跟伊凡相处!




「干得好啊兄弟!」思及此,基尔伯特大力的拍了下友人的肩膀以表自己的感激之情:「明天你的早餐我包了!」




03.




好不容易捱过整日漫长的时间,一听到课后钟声响起,基尔伯特连书包也没带上就直接飞奔到教师室找罗维诺。他喘着气推开教师室的门,还不忘用宏亮的嗓音喊了声报告,表情那是一个春风满面、神采飞扬,完全不像是准备要来挨骂受训的人。




罗维诺正在自己位置上批改自己班上学生的作业,见基尔伯特来了也只是瞥了他一眼,空出一隻手拉开抽屉将手机放倒基尔伯特面前,别说训诫了,连句问候都懒得给就挥挥手要他滚。




对此基尔伯特反而感倒不满:「你怎麽不念一下我就直接还我了?」


「没看到我手上要改的作业多的跟山一样吗?真当老子有那个閒情逸致开导你?」


「不是,你好歹说我几句再把手机还我吧!要不然我写悔过书吧,就在你旁边写!」


「…你是不是撞傻脑子了?」罗维诺搁下笔,总算肯抬头看基尔伯特,他指了指距离自己不远处的某位教师,不耐的说道:「真的想被开导的话去找你们班的导师去,我等等还有事没空理你。」




基尔伯特还想要继续死缠烂打的待在罗维诺这,他注意到了教师室的门被推了开来,满怀期待的看了下是不是自己心裡想的那个人来了,却只看到自己的友人散漫的模样,顿时脸上的光都暗了下去,落差大得让友人内心不禁一阵MMP。




友人走到基尔伯特身旁,先是对罗维诺问了声好之后对基尔伯特开始小声抱怨:「你的情绪能不能别那麽明显,我也是会受伤的!」


「快滚去找班导吧你,我没当场给你一个白眼算是对你很好了。」


「啧啧,也不想想是谁如此重情重义的帮你。」友人捂着胸口花式表演伤心欲绝。「对了,我早餐要吃充满爱意与烧肉的饭糰。」


「我怎麽可能一大早起来为了你弄烧肉!」基尔伯特踹了友人一脚,「我给你准备生菜跟三明治,爱吃吃不吃滚。」


「哇啊,这麽注重我的营养呀,基尔你是爱妻属性的吗,能不能把我午餐的便当也包了?」


基尔伯特轻哼,满眼高傲:「不能,给你做早餐已经是圣恩了。」


「我说你们,」罗维诺曲起手指敲了敲桌面,终于唤回了这两个在自己身旁唧唧喳喳的人的注意力。「能不能别在我桌子旁讨论?没看到我班上的学生都不晓得怎麽找我了吗?」




基尔伯特与友人一起转过头,才发现伊凡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两人身后。他依然带着浅浅的微笑,表情上看不出半点儿情绪,也不晓得是什麽心情。




「抱歉,学长们。」他的嗓音柔软的很,礼貌的问:「能借过下吗?」


「啊、喔喔。」友人是最先反应过来的,他拍拍基尔伯特的肩膀留下了个加油的眼神后就往班导师的方向走去。




基尔伯特还不晓得自己到底该走不该走,毕竟手机都已经回到了他手上,罗维诺也没有要训诫他的意思,再加上伊凡是为了课业而来,他并不希望因为自己的关係影响到伊凡学习的进度。犹豫了会,他还是拿回了手机打算乖乖回家算了。




「真好啊,爱心早餐什麽的。」




与伊凡擦肩而过时,基尔伯特听到了一声细如蚊蚋的叹息。他愣了下回过头望向伊凡,但那人只是无事般的朝着自己笑了笑,接着便在罗维诺身旁坐了下来专心学习。那声细小到几不可察的声响彷彿是基尔伯特的幻听似的。




而罗维诺看了眼还站在原地没打算走的基尔伯特,也只是抬起手挥了挥,让人赶紧的回家去。基尔伯特呆愣的与罗维诺挥手告别后,这才慢悠悠的走出了教师室。直到教师室的门再次被关上之后,罗维诺回过头看着埋首于习题海之中的伊凡,嘴角不甚好意的浅浅勾起。




「忌妒了?」


伊凡笔下的动作一顿,但却又立刻装模作样的拿过笔袋找寻着另一隻笔,他反问:「我忌妒什麽?」


「忌妒基尔给别人做早餐啊。」罗维诺将手中那份作业批改完放了回去,顺手又拿了一本继续。「要是喜欢他就早点告诉他,他可比你想的迟钝的多,也比你想的受欢迎的多。」


「……你好像很了解他?」


「可不是吗。」罗维诺笑答。「他可是我从小看到大的,能不了解吗。」




伊凡手中的笔转了几个圈,恍神的时间只持续了一会儿,他握住笔继续尝试着解开眼前的题目。




「你怎麽又做错了?」罗维诺已经数不清是第几次在同个地方纠正伊凡相同的错误,他皱着眉问:「你今天的状况挺差,今天就先到这吧,回去了。」




看着自己面前的习题,伊凡脸上难得没了那份浅浅淡淡的笑容。他重重的呼出一口气,动手收拾起自己的东西准备离开。离去之前,他垂着眼帘问了句:「老师,你觉得我这个人怎麽样?」


「嗯?」罗维诺一愣,对于这个问题感到莫名其妙。「你要找心灵导师的话别找我,去找别人,老子没空。」


「…你这样还算为人师表吗。」伊凡叹了口气,只是再问了个问题:「那我想问,你觉得基尔伯特这个人怎麽样?」


罗维诺瞥了眼伊凡,漫不经心的回应:「问我做什麽?这种事你得自己体会吧。要我说的话,他就是个很简单的人。比起你,他没有那麽複杂。」










TBC.




________________




我内心期待着这篇文只有上与下,但也许他会变成上、中、下


不论怎麽说都尽量避免他成为1、2、3、4、5。




后续大概明年产出吧(靠




好啦,雪兔百日的部分我也告一段落了


接下来想看什麽文你们说x



评论
热度 ( 50 )
  1. 妫潞Cruz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雪兔♥爱情公寓
    十万分感谢!!!
TOP